小书亭 > 男频 > 低调在修仙世界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目录

第七百二三章:故人白首

【书名: 低调在修仙世界 第七百二三章:故人白首 作者:超喜欢吃烧烤】

热门推荐: 大道清理计划宇宙的边缘世界五重谍王综漫:总之就是各种各样的绑定国运:扮演酒剑仙,气哭宝儿姐左道江湖欢喜债重生野性时代

灵虚修仙城,城中心是灵虚仙门在修仙城的镇守处。

在灵虚宗还未统一仙元界时,灵虚修仙城的镇守处一般由一位筑基初期修仙者镇守,而且是寿元将近的那一种。

主要是在灵虚修仙城中,大部分都是散修,散修基本是炼气期修仙者,倒不是说散修没有能够筑基的,而是散修一般筑基后,都会选择加入仙道大派,获取筑基层次的修仙资源。

因此只需要一位筑基初期修仙者便可将一座修仙城镇守稳定,除非魔道宗门过来袭击。

但随着灵虚宗诞生了化神神君,统合了整个仙元界的正道宗门,灵虚修仙城作为灵虚仙门的下属修仙城,靠近灵虚仙门山门,如此一来,灵虚修仙城便显得至关重要了。

不仅仅吸引的是各大域的散修,还有各大域的正道修仙门派的筑基也会前来灵虚修仙城开店铺做生意,只为了能够靠灵虚仙门更近一点。

综合来说,灵虚修仙城是随着灵虚仙门整合整个正道宗派水涨船高起来。

越中心,代表着居住的修仙者身份越高。

这些年来,灵虚修仙城经过了一些规划,最中心的当然是灵虚仙门筑基镇守所在地,还有一些灵虚仙门的弟子,代表着的是灵虚仙门的威严。此时,筑基镇守已经不是筑基初期修为,而是一名筑基九层修仙者。

而中心往外又规划了一环,二环,三环,四环,围绕着筑基镇守处形成了一环一街道。

在二环街道居住的修仙者,基本上都是其他正道五宗宗派的筑基修仙者或者是其后人,又或者有灵虚仙门做靠山的修仙者,这些修仙者,其实大部分不是散修,而是正道宗门大人物的子孙后代。

遗泽后代便是如此。

二环街道,倒是有两府门第本是散修出身,不过这两府门第虽说是散修出身,但他也背靠了灵虚仙门炼器堂的一位炼器师,且那位炼器师身份高贵,是炼器堂堂主的亲传弟子。

纵使那位炼器堂的炼器师极少来到灵虚修仙城,也听说这些年也不在灵虚仙门,但是,却并没有人敢将这两府门第的散修家族排挤出二环街道。

反而连那位镇守灵虚修仙城的筑基9层修仙者,对这两府门第也颇为客气。

这种客气,让得其他二环街道新入驻来的筑基家族,也对这两府门第客客气气,从不主动招惹。

这两府门第,便是余府和顾府。

其实说起来,这两府门第也不算是散修家族了,顾老太爷和余老太爷的儿子,皆为灵虚仙门的筑基修仙者,还有一些其他的子弟也进入了灵虚仙门,这样算起来,倒像是灵虚仙门在灵虚修仙城的家族。

因此,在灵虚修仙城,倒没有旁人当真将他们看作散修了,而是看作跟自己一样的仙门家族。

这令其他灵虚修仙城的散修极度艳羡,但也羡慕不来。

余府在二环街道,有一座五进的大宅院,宅院里居住着余府四代人上百人,又有家仆雇工上百人,总计300余人。

此时,余府专门的修炼广场,余府的第4代少年们在修炼广场中修炼法术,余府专门请的炼气后期的修仙者过来教导。

这时候,从圆形拱门中走来一位10岁左右的少年,少年身穿一身一阶低级法袍,红口白牙,气质十分出众。

他的到来自然是引起了修炼广场中的这些余府少年,还有那位炼气后期教谕。

“顾言,你怎么来了?”余家的少年自然是认识这位气质少年,连忙打招呼。

练气后期的教谕也拱手向少年行了一礼,问候道:“顾少爷。”

这位顾言正是顾家的第4代,长的乖巧伶俐,修炼天赋也不错,因此,深得顾老太爷的喜爱,去到哪里,便会带着他。

他出现了,说明顾老太爷过来余府了。

果然顾言说道:“我是跟太爷爷过来的,庆章,走吧,我们继续去切磋切磋,上次是我大意了,这一次我一定赢你。”

被他称为庆章的少年跟他一般年岁,闻言笑道:“好啊,那我们去别院吧。”

余庆章与炼气后期教谕说了一声,便带着顾言离去。

两位少年郎来到别院,拉开架势,余庆章笑着说道:“来吧,顾言,让我看看你这段时间法术可有进步?”

顾言哼哼道:“那你可瞧好了。”

语罢,顾言身上炼气二层的气息散发出来,瞬间施展法术向余庆章攻去。

“来得好!”余庆章大喝一声,也是将法术向着顾言攻去。

二人同是炼气二层修为,有来有往,一时间难以分胜负,直到斗了上百个回合,二人都没有分出胜负来,余庆章感觉到丹田内灵气消耗严重,连忙说道:“顾言,罢手吧,这一次算我们平手如何?”

顾言闻言,他也感受到了丹田内灵气消耗严重,再继续跟余庆章斗下去,也难以分出胜负,便停手作罢:“好,那这一次算平手,下一次我一定能胜过你。”

“那我等着。”余庆章收回法术,大汗淋漓的说道。

“对了,庆章,你余山爷爷有没有跟你说,等你突破炼气4层后,就将你接去灵虚仙门修炼?”顾言问道。

余庆章点头道:“余山爷爷传回来的家书是这么说的,说等我炼气4层,便接我去灵虚仙门修炼,顾言,你也会去的吧,到时候我们一起在灵虚仙门修炼,也好有个伴。”

顾言点头道:“我当然会去了,顾喜爷爷早就跟我说了。”

说到这里,顾言又说道:“庆章,走吧,我们去他爷爷那里。”

“好。”

余庆章点头,遂跟着顾喜去余老太爷余海居住的院子,余老太爷余海居住的院子是在第3进。

至于最深处的两进院子,则居住着余家的少年以及女卷。

他们来到第三进院子中的庭院,便看到庭院中有两位头发花白的老者躺在两张躺椅上,中间是一张茶桌,边聊着天边喝茶。

这两位头发花白的老者,一位是顾家的老太爷顾明生,一位是余家的老太爷余海。

两人皆是接近140岁的人了。

而且,顾家老太爷顾明生,以前是做野外冒险者的,被野兽撕咬掉一条手臂,仙道有缺,停止在了炼气后期修为,筑基无望。

余家的老太爷余海,则是修仙资质一般,早年间忙碌于生意往来。虽然有着丰富的修炼资源,但还是筑基无望。

炼气期修仙者极限寿命是150岁,也可能会晚上那么几岁,但是,也不会太离谱。

这些年来,余家和顾家的后辈们都能够感受到,余老太爷和顾老太爷这两位老太爷老的快。

估计没有几年的寿元了,就会归道于天地。

而余家和顾家的后辈们也都知道,余老太爷和顾老太爷,以及顾老太奶奶最希望见到的两人便是灵虚仙门的那对炼器师夫妇。

可是,灵虚仙门是大仙门,里面的仙人,可不容易下到下面的修仙城来。而且据二代子弟顾喜和余山在灵虚仙门内,也说那位韩前辈夫妇已经不在灵虚仙门了,不知道去了何处。

或许,余老太爷,顾老太爷夫妇到死,也见不到那对韩前辈夫妇了吧。

“太爷爷,太爷爷。”

余庆章和顾言二人跑到余海和顾明生的面前,恭敬的行了一礼。

余海面色苍老,躺在躺椅上看着自己这个比较喜爱的重孙余庆章,还有顾明生道友最喜爱的重孙顾言,慈爱的说道:“原来是庆章和小言啊,这一次谁输谁赢啊?”

“应该是你们家庆章赢了吧?”顾明生在另一旁躺着躺椅上,笑着说道。

顾言一听,哼哼道:“太爷爷你怎么长别人志气,灭自家威风,这一次我可没输,庆章,你快告诉我太爷爷,我输了没?”

余庆章连忙笑道:“顾太爷爷,这一次,我无法赢下顾言,顾言跟我打成了平手。”

余海说道:“顾言也是不错的,你们好好修炼,等过几年,将你们送去灵虚仙门修炼,说不定能够像你们余山爷爷和顾喜爷爷一般,成为灵虚仙门的筑基小真人。”

“是,太爷爷,章儿一定好好修炼!”余庆章立即乖巧的回道。

“余太爷爷,我和庆章绝不满足于筑基期,我们要修成金丹真人,像那位韩前辈一样。”顾言大声说出自己的梦想。

“好好好,你们都是好样的,余家和顾家就靠你们了。”余海听到顾言说的,呵呵大笑。

“好了,你们两位去旁边玩吧,我跟你们的余太爷爷有些事要说。”顾明生对顾言和余庆章挥了挥手。

余庆章和顾言立即乖巧的到一边玩去,不再打扰顾明生和余海的谈话。

“唉,余道友,我可能没有多少年了。”顾明生叹息一声。

余海闻言,侧过头静静的看着顾明生,道:“时间过得好快,一转眼,我们都老了,要老死了。”

顾明生的声音里听不出喜悲,但能听出对时光的感叹,他说道:“是啊,时间过得好快,一转眼,我们都是快140岁的人了。”

“头发全白了,修为也开始倒退了,这就是大限将至的征兆。”

“上次见到韩道友,还是22年前,你说,我们还能再熬过下一个22年吗?还能再见到韩道友一面吗?”

听到顾明生的话,余海也沉默了,他的脑海中也展现出了他那位东家的面容来,那位东家,可是金丹真人,金丹真人能寿500。 20年,对于金丹真人来说,也不过是弹指一瞬间,但是对他跟顾明生来说,他们已经接近140岁的人,最多能撑10年。

若要再等20多年才能够见到东家的话,他们或许已经离世了。

“修仙路上也许就是这样的吧,若不能一直进步,便再也看不到进步者的背影。东家天赋绝伦,22年前已是金丹,或许再见,已经突破了元婴期吧。”

“也有可能,没有机会再见到东家了。”

余海也叹息着,这10年来,他们倍感身体越来越差,感觉大限将至,这两位老人时不时聚在一起回忆往事,他们这一辈子说实话,子孙成群,四世满堂,有家族子弟成功拜入了灵虚仙门,成为灵虚仙门的筑基小真人,自此,家族摆脱了散修的身份。

但,终究还是有遗憾的啊,遗憾的就是,他们不能见到给予他们这一切的那位韩真人。

那位顾明生昔年称呼的道友,余海称呼的东家。

“若是,此刻能让我再见东家一面,让我现在死了,也值得了,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余海长长的叹息,一声说道。

顾明生也认同的点点头,说道:“我也挺想念韩道友的。”

“人真是越老越容易念旧,余道友,你我多撑几年吧,看看能不能撑到韩前辈回来。”

“太爷爷,我跟顾言去去找弟弟他们。”余庆章这时候喊到。

余海挥挥手让他们离去。

他们离去后,庭院中,又只剩下这两位老人,清风轻轻吹过庭院中的树叶,沙沙作响,两位老人静静看着天空。

两位老人的双目浑浊,他们看着天空,只觉得天空中的阳光泛起迷离的色彩,一道道云朵幻化成不同的形状,看着看着竟看到半空中竟然有两道人影,这两道人影,踩着一艘飞舟。

再看面容,居然慢慢变幻起来,变得跟他们的东家,他们的韩道友一般无二。

“余道友,我看花眼了吗?”顾明生半坐起来,揉了揉浑浊的双目,转头向余海看去。

余海点头道:“肯定是看花眼了,前两日,顾喜和余山传讯回来,说东家居住的洞府依旧呈封闭状态。”

“那确实是看花眼了,估计是累了,我休息一下吧,余道友你莫出声,最近身体不行了,睡得比较轻。”顾明生看着空中的虚幻人影,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仅仅片刻,居然有轻轻的鼾声响起。

余海也觉得自己确实看花眼了,他也慢慢闭上眼睛,准备休息休息。

半空中,吴涛和陈瑶御使着飞浪舟,他们今天一大早就从灵虚仙门出发,按照灵虚仙门到灵虚修仙城的路途,再以他们御使飞浪舟的速度,仅仅是过了早后,他们就已经来到了灵虚修仙城。

因为他们的身份问题,他们来灵虚修仙城隐瞒了身份,并没有告知任何人,也不打算大摇大摆的以故人的身份去见余海和顾明生。

因此他们打算直接进入余府和顾府,见这几位故人。

以吴涛金丹九层的修为,隐匿自己的身形,在灵虚修仙城,还没有人能够发现。

当吴涛御使着飞浪舟,来到余府的上空,便看到了庭院中的两位老人。

“22年未见,故人已全白首。”吴涛在心中叹息一声。

……

上一章 目 录 书签 下一章
相邻的书:我在仙界养熊猫我到仙界捡修为我在仙界有亩田大闹天宫:我在仙界烤地瓜!我在修仙界斩妖烹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