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犁汉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目录

第三百九十八章:整编

【书名: 犁汉 第三百九十八章:整编 作者:痴人陈】

热门推荐: 绑定国运:扮演酒剑仙,气哭宝儿姐综漫:总之就是各种各样的重生野性时代宇宙的边缘世界大道清理计划欢喜债左道江湖五重谍王

承天元年,共和元年,五月二十七日。

距离那次人公府邸的军议已经过去了两日,当日的几项决议也陆续执行了下去。

首先就是对于左髯丈八一系的郎党的处置。

黑山和左校以及其他重要的同党的头颅已经被悬挂在了鹿台大营前面的高杆上示众。

鹿台之前因为魏收党羽的大火而焚毁,现在成了泰山军在城内的驻扎地。

此时褚飞燕正带着几名手下站在大营辕门外看着那些笼框里的首级,心里到底是舒了一口气。

褚飞燕本以为自己这次在劫难逃,因为在那份传阅下来的名单里就有他褚飞燕。但谁知道峰回路转,张冲竟然只诛杀了那最为首的五六人,其他人都只是褫夺了兵权,留作后用。

很自然,褚飞燕对于要置他于死地的张基、张亮兄弟当然恨恼,但对于张冲,褚飞燕也没有理所应当的感激。

原因不复杂,向来敏锐的褚飞燕总觉得张冲对他有一点小恶意。

但不管怎么样,对于褚飞燕来说这一关算是过去了。不然他可真的只能出奔投靠汉军去了。

说实话,有的选,谁愿意去做贰臣?真到了汉军那里,他也是生死不由自己,何苦呢?

黑山和左校是昨日被公审,今日早上被处斩的。

对于左校,褚飞燕心里是有点愧疚的,因为那日是他劝说左校开门投降的。但谁知道,自己活下来了,左校反倒是死了。

哎……

现在,也就只能看看他,就当还了几分恩义吧。

想到这里,褚飞燕自己将一份祭品放在了道边,然后对高处悬着的左校头颅拜一拜,然后就带人走了。

褚飞燕这边走,刚好遇到郭泰这边一伙人过来。

褚飞燕打眼一看,就知道这几个都是先前被左髯丈八残害的黄巾渠帅的族人弟子,这会在郭泰的带领下也往这赶。

褚飞燕不敢多看,带着人就撤到了道边,将路留给了郭泰他们。

从前日的军议上,谁都看出来像郭泰这样的罹难的,守节的黄巾将以后前程似锦。

褚飞燕恭恭敬敬的在那边候着,不想招惹郭泰这帮人。但很显然对面这些人却不想放过他。

其中一个年轻的黄巾小将,瘦的就剩粗大的骨节,这会就率先拦住了褚飞燕。

此人直接一口唾沫就吐在了褚飞燕脸上,骂道:

“猪狗不如的东西,张冀与我们情如弟兄,你为了个绶带就卖了弟兄?”

说完这个,此人更是一巴掌扇在了褚飞燕脸上。

这巴掌着实用力,眼见着褚飞燕的脸就鼓起了包。

褚飞燕被揍,他后面几个伴当就要上前,但被对面几个拥上来挡住了。

而褚飞燕遭此羞辱,完全没有打算还手,只在那落泪。

这下子,那打人的也罢手了,叹了一口气,退了。

此人名叫于绾,是于氐根的侄子,之前也是张角的小使臣出身。

之前左髯丈八作乱成功,大部分小使臣都降了,但是小部分如于绾这样的,依然咬死不降。

一些不如于绾有背景的早就被左髯丈八给杀掉了,也就是于绾的叔叔于氐根在外统兵,左髯丈八投鼠忌器才让于绾活到现在。

但饶是如此,于绾在狱里也是吃尽了苦头,不说一身打熬出来的肌肉都掉完了,就说这吃的苦头就让于绾难忘。

后面泰山军入城,如于绾这样的自然就被放出来了。而一旦放出,对于昔日袍泽褚飞燕,于绾的恨可想而知有多深。

但现在又看到褚飞燕在那后悔的样子,于绾又有点意兴珊。

哎,算了,这种猪狗就这样吧。

但就在于绾决定放过此事的时候,他突然看到地上一盘瓜果祭品,就知道是褚飞燕放的。

这下子于绾整个人暴跳起来,一脚将地上的祭品踢倒,然后整个人暴起就对褚飞燕的肚子来了一脚。

褚飞燕明明可以躲过,但硬生生受了这一脚,直接将血都吐出来了。

于绾这次已经不打算放过褚飞燕了,接着就又来了一拳,还怒骂:

“褚飞燕,你竟然还给黑山那帮狗贼祭祀,要知道张冀还在等你去谢罪呢?你个畜生啊!”

说完,于绾又是一顿拳,打得自己都气喘吁吁,但即便这样,他还揪着褚飞燕的头发,要拖着他去张冀的坟前谢罪。

这个过程中,无论是郭泰还是其他老渠帅都这么看着,没一个人要上来劝一下于绾的。

很显然,对于褚飞燕这样的叛徒,就是当他们面前被活活打死都是轻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辕门内传来。

然后就见一队甲士持戈矛从辕门内奔出,然后将郭泰一干人都围住了。

这队甲士打头的穿着一领两当铠,胳膊上还有护臂铁胳膊,再看肩章袖带,典型的是泰山军的一名队将。

这队将面目上非常年轻,但却很有气质,看着被揍的凄惨的褚飞燕,此人皱了皱眉,低叱了一句:

“辕门之前喧哗,你们是想死?”

这时候郭泰看到这小将后,就站出来笑道:

“于队将,我是郭泰,咱们在张校尉那里见过。”

这个叫于队将的正是右军校尉部的一名队将,叫于谨,正是中护军校尉于禁的义子。

此人之前一直在于禁边上历练,现在到右军校尉部这里履职。

于谨皱了皱眉,看了眼郭泰,显然也认出了此人,知道这是关校尉的帐下人,也受渠帅重视,所以也就细声道:

“郭君,不管因为什么都不能在辕门前犯事的。今个也就是我在,不然事小不了的。”

郭泰点了点头,将刚刚始末说了下,毕竟这事他们也没觉得做错。

果然,于谨在听了这些后,厌恶的看了眼褚飞燕,然后挥手让他走人。

只要上战场的,没几个看得上做过叛徒的。

而那边,于绾也缓过气了,不再理倒在地上的褚飞燕,然后就上前对于谨道:

“于队将,咱们是来投军的。”

原来,于绾这些小使臣们虽然被解救出来了,但原先的军职已经统统被褫夺,一时也没个去处。

然后郭泰就给这些人指了个方向,让他们去投军。与其在这里等,不如主动投军去。

以这些人的武艺,在军中博个出路还会难?

于绾一想,是啊,以他们的身手,在军中自有前途啊。

于是,就有了这么一出。

听到这些人都要投军,于谨笑了,他眼力不错,看出这几个虽然不是瘦就是带着伤,但明显是勇士一类水平的。看看那粗大的骨节,明显是打鏖武艺才能有的。

只要在军中好吃好睡,将这体能弄上去,就又是一批好汉子。

这么好的兵源,于谨自然不能放过,于是也不管刚刚那事,带着于绾一行人就入营去找兵曹长,显然是想将这些个兵弄到自己队里。

这会,郭泰落在最后。他见人都走差不多了,就蹲在地上对褚飞燕道:

“阿燕,走吧,离开广宗,这里已经容不下你了。不过你别想着投汉军,不然日后到了战场上,我亲手宰了你。”

说完,郭泰拍了拍地上的褚飞燕,叹了口气,走了。

就这样,褚飞燕就这样躺在地上,双眼无神。而边上几个伴当也都跪在地上,自责且无奈。

半晌,一队牛车缓缓从道边经过,在行到褚飞燕这里的时候,牛车上的帷幕被拉开了。

一个黑胖子军吏看了眼地上的褚飞燕,就对边上一精干手下耳语一番。

然后这精干手下就走到褚飞燕面前,递给他一布,冷道:

“我家郎君让我给你送这块布,还让我问问你,愿不愿意上牛车和他一谈。”

褚飞燕木讷的接过布,然后看向那边的牛车。

在看到车内那黑胖子后,褚飞燕眼神一焦,显然是认出了此人。

此人正是之前和他有过数面之缘的董昭。

那时候董昭奉命出使广宗,那会他还接待过。想到当时,再看看现在,真的是物是人非啊。

但据说董昭已经在泰山军得了重用,这会喊自己去牛车上怕不是简单叙旧。想到这里,褚飞燕又热起来了。

他缓缓爬起,先是对那精干汉子一谢,然后就走向了董昭。

而那边,精干汉子叫史阿,已是飞军内卫的重要军吏,看着蹒跚的褚飞燕,眼睛也变化着,显然也在想董昭召此人的用意。

很快,褚飞燕上了牛车,车队再次行进。

鹿台大营的辕门前再次寂静,只留下那一地的瓜果无人问津。

……

广宗城内的秩序恢复的很快。

在处决了左髯丈八的党羽,泰山军就着重开始整编剩下的黄巾军。

如今河北黄巾大概有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原先清水北岸大营的五万兵,第二部分是下博北大营的两万,东武城外的万人,第三部分就是之前泰山军突破漳水防线后收降的张白骑等营,也大致万余上下。

所以剩下的河北黄巾杂七杂八加起来还是有十万余众的。

而张冲给负责整编的祭孙的军额是多少呢?一万。

也就是说十万军只有一万兵可以留下,剩下的都要被减汰到地方屯垦。而这一万兵之后会一分为五,补充到五军校尉部。

当然,这些人依然还不是正军,后面还要按照训练成绩来补充。

实际上,张冲还担心多了呢。

如今五军校尉部总兵额是两万五千,而现在河北黄巾就有一万,比例还是高了一点。

不过张冲也打算扩军了,在陆续拿下赵国北部、巨鹿南部、安平中南部。如今的泰山军已经占有了一半的冀州。

以现在的人口和田土,将野战兵力扩张到五万是差不多的。不过现在不急,当务之急还是要精简黄巾军。

为了不引起下面黄巾军的反弹,张冲专门将祭孙外放来负责整编一事。

下博那边和东武城外的黄巾军正负责外围的边防,所以现阶段并不参与整编。

祭孙主要负责的就是大致七万人的河北黄巾主力。

对于整编这事,黄巾军们上下的反对很有限。

以普通黄巾兵来说,选的上就吃粮,选不上也有地方种地,没什么不好的。

而对于一些有身份的军吏来说,泰山军为他们罹难的亲属报仇雪恨,又对他们的功绩和忠勇进行了嘉奖,最后还能让他们有机会入泰山军系统,吸纳为自己人。

所以他们也没什么不满的。

这里面最不满的就是如张基、张亮这些宗族渠帅,既没了往日的身份,也没了兵。但现在,他们如何也不敢和张冲别苗头了,只能说些怪话。

这一次,下博的黄卢头得到了重用。

黄卢头是原下博军团渠帅黄龙的侄子,在黄龙被杀后,就被军中宿将们拥戴为新的渠帅。

这一次张冲替黄卢头复了仇,又将黄卢头调到幕府的横撞队做了军吏。

别看从渠帅成了横撞队的军吏,实际上却是从外人到自己人的转变。

所以知道利害的黄卢头立即带着大部分下博军团返回广宗参与整编。

之所以张冲整编能这么顺利,说到底还是大家都人心思安。这半年发生的种种,让这些幸存者们急迫的渴望一个强人,可以给他们带来稳定。

而张冲这位冲天大将军,显然就是他们眼中的强人,能领导他们再开创太平事业。

虽然现在的事业和太平道的关系不到了,毕竟现在整个太平道是被整编入泰山军的,泰山军是主体,太平道只是部分。

但这些都没关系,能开太平之世,能带着他们求活于这乱世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此刻的广宗上下倒还颇有点乐观向上。

不仅黄巾军在配合整编,就连广宗城内的太平道道徒们也踊跃加入泰山军的铨选,想成为泰山军在基层的长史们。

虽然这后面要经过一系列的培训,但到底是一个出路,不是吗?

就是在这样稍微有点奇怪的和谐中,泰山军开始了按照以下标准进行选兵。

本次整编,设左、右、中、前、后五营,得标之兵,力必在三百斤以上,超过五百斤以上者,拔为军吏。此外还要能身披重甲,全副武装,背负十石辎重奔行三十里。

可以说,这个标准是相当相当高了。所以经过十余日的考验,最后七万多黄巾,符合此标准的一共不过五千。

但这番筛选下来,原先对这些黄巾军还不屑一顾的各营兵曹长们再忍不住了,纷纷提前就下场和这些过选的黄巾兵们攀关系,就是想提前将好苗子给笼到自己营来。

而无疑,这番下来,泰山军和河北黄巾的融合将会大大加快,两家并一家也越来越顺利。

上一章 目 录 书签 下一章
相邻的书:长陵心上友开局我成为大宗师重生茅山后裔茅山后裔第一神豪在都市第一神豪在都市神豪从咸鱼开始养成遮天:开局帝尊邀我成仙玄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