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我的1995小农庄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返回目录

第四百二十二章 育儿经

【书名: 我的1995小农庄 第四百二十二章 育儿经 作者:叶公好龙A】

热门推荐: 重生野性时代宇宙的边缘世界综漫:总之就是各种各样的绑定国运:扮演酒剑仙,气哭宝儿姐五重谍王欢喜债左道江湖大道清理计划

王文超经常去山里夹黄鼠狼、拍松鼠,近两年也多次与金门村的老猎户一块进山当向导,给韩教授他们同行过,也跟过李红旗他们这些贼娃子。

自然也从刘广利口中听过不少传说,知道山里什么东西能招惹,什么东西不能惹。

所以一听陈凌说大秦岭深山老林的豺狗子跑出来了,立马就打了退堂鼓,打消了当向导赚外快的心思。

当天早上,他又通知了几个相熟的人。

加上陈凌去大队说了声,王来顺喊了喊,于是上次跟去的人,这次有一多半都不敢去了。

大部分全都跑来陈凌家帮忙给摘杏子。

今天摘杏子,也跟之前在水库捕鱼差不多流程。

摘好几筐之后,先用五百斤的大磅秤称过斤数,再抬到运输车上,直接一筐筐哗啦啦的倒进去。

车上面铺了厚厚一层麦秸,两侧挂着毛毡布,防止杏子在运输途中过度磕碰。

今天来帮忙的,除了王立献和王聚胜等人,大多就是和陈凌差不多年岁的年轻人。

摘着杏子,嘴里话说个不停。

“富贵你说咱们这山里到底有啥宝贝?那些贼娃子这刚养好伤就着急忙慌的往山里走,大喇叭里都喊了山上有豺狗子了,他们还硬要去,这宝贝怕是不简单啊。”

“对对对,宝栓你上次不还说了,他们带罗盘了么。”

“是啊,都带着罗盘嘞,这帮贼娃子找的那能是一般宝贝?”

“哎对了对了,你们整天议论这个,家里说,外头说,干活说,赶饭场也说,就不怕让那些贼娃子知道吗?”

“怕啥,咱们本地说的土话说快了他们听不懂,现在春元那鳖孙又在县医院住着,没法跟他们通气,咱们说话要是不照顾着他们,他们根本不知道说啥。”

“……”

陈凌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在山里发现了什么宝贝。

只知道给那些肯去当向导的村民钱不少。

这时候的山里人迷信。

上次出了一次事,都认为是得罪了土地爷,得到了教训。

毕竟又是遭到狼群驱赶,又是在山里迷路打转转,各种受伤的。

完全符合土地爷发怒的传说。

可就算是这样,加上最近山里又有豺狗子群出没,这次还有人敢跟着去。

肯定是出的钱够多。

让他们压过了对那些事情的恐惧。

有钱能使鬼推磨嘛。

“说那些没意思,从去年就开始在咱们这儿鼓捣了,先是去东岗以前住道士的小庙晃悠,又在各家买罐子买碗的,干了这么长时间也没见到啥宝贝,这还说他们干啥?”

“嘿嘿,不如说说富贵,富贵不是要上电视扮武松么,不知道那潘金莲好看不好看,嘿嘿,嘿嘿嘿……”

“就是就是,素素婶子她们在家准备做饭呢,听不到,富贵叔你快说说,那潘金莲咋样,能跟你拉拉手,那啥亲个嘴不。”

“……”

年轻的小子们一说这话,连王立献和王聚胜几个都在不远处悄悄竖起了耳朵。

陈凌这时刚从树上跳下来,一手拎起一大筐杏子,闻言无语的瞥了他们一眼,“别瞎说,我就是替武松打打老虎就完事了,哪有潘金莲的事,你说的那是西门庆,我又不演西门庆。”

“嘿,西门庆算啥,你是武松啊,能醉打老虎,还不能醉打金莲了?”

“是啊,让他们送老虎的时候,把金莲也跟你送过来,一块演了不就好了。”

“嘿嘿,俺以前在县里录像厅看过录像带的武松……嫂嫂,武松有话说……嘿嘿嘿。”

在水浒传里头,潘金莲这个嫂嫂,可是比武松打虎还要深入人心的。

大家早就想逮着陈凌问了。

但是当着婆娘们的面不好意思问,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不是越说越起劲么,各种武松叔嫂的荤段子往外蹦。

任陈凌怎么解释,自己这个武松是假武松,他们就是不信。

人家都要把老虎拉过来让你打了,还说假武松,这谁信啊。

在果园干活的汉子们是这样。

农庄内准备饭菜的婆娘们那也不遑多让,也在说些什么陈凌长得好,还会赚钱,让王素素看紧点,可别演了武松,让潘金莲勾引走了之类的话。

要不是王素素知道,丈夫只是帮忙演景阳冈打虎一段,说不定还真的会担心呢。

在农村大家都喜欢听这种新鲜刺激的事。

瞧瞧这些小媳妇满脸红光的模样就知道了。

王素素早就习惯,索性也不去过多解释。

就算解释,她们也不一定能明白什么是替身,为什么只拍一段就不是真正的在扮演武松。

“素素,咱们光顾着说富贵呢,你家睿睿跑哪儿去了?”

她们在前院择菜洗菜,陈泽家媳妇突然发现在沙堆上陪着两个大狗玩耍的小奶娃不见了踪影。

王素素闻言赶紧起身张望,看了一圈也没找见,喊了高秀兰两声也没人应声,便说:“肯定是我娘带着他出去了。”

今天家里果园摘杏子,王存业就把家禽牲口一大早赶了出去。

鸡鸭鹅习惯了在农庄周围和山上山下跑动,不用多管,要管的是家里的牛羊。

所以老头就照例去放羊,高秀兰在家带娃来着。

果然这话刚说完,老太太的声音就从农庄外飘了进来,同时还有一道小娃娃的哭声。

只见老太太咬牙切齿的提熘着一个浑身泥土的小奶娃,走了进来。

小奶娃这时正在挣扎着身子,哇哇大哭。

一老一小的身后,跟着两条灰头土脸的黑黄大狗,听着小娃娃的哭声,臊眉耷眼的,也不敢吭气。

“跟你爹一样皮,多大一点,走路还走不稳,就想去掏鸟了。再指挥着狗到处瞎跑,看我不揍你屁股。”

“怎么了娘?”

王素素赶紧迎上去,这时看到陈凌也满脸无奈的走进来,就又问:“怎么了吗?睿睿干啥了?”

听高秀兰说儿子掏鸟,这么大点,他走路都摇摇晃晃,还想上树掏鸟窝不成?

“嗨,这臭小子趁娘不注意,指挥着狗,让狗驮着他去小河沟抓水鸟来着,结果还没到小河沟,就看到草丛里有鸟窝,就从狗身上爬下来去掏,我找过去的时候,他刚从鸟窝拽出来一只没长毛的小家伙要往嘴里塞呢……”

陈凌无奈的说道,儿子记性还真是好,小河沟离得可不近,他这么大一点就知道那里有水鸟了,骑着狗就让它们去抓鸟,真是不省心。

当然了,这也是水鸟老是叫唤不停,比如秧鸡子,一旦叫起来,跟青蛙似的,白天黑夜的一直叫,叫得人心烦,夜里难以入睡,陈凌这才带着他去驱赶过两次。

“哼,凌子你可要好好训训这俩大狗,睿睿这小屁娃子的话它们也真敢听,让它们去哪儿它们就去哪儿,带着娃到处乱跑这怎么行?”

老太太瞪了低眉顺眼的两狗一眼,对陈凌两人说:“要不是你爹在家养了蛇,隔三差五撒点药,毒长虫不敢跑过来,这要是被草里的蛇虫咬一下子,那可不得了。”

“就算是没有啥蛇虫,外边水渠河沟的,把他掉进去淹到了咋办?”

不怪老太太着急生气。

也不能怨她没看好外孙,实在是睿睿这娃比同龄人聪明机灵,每次出门还有两条大狗跟随在身边,小手往前一指,两狗就听话的跑出去了。

别看没学会几句话,但和两狗,尤其是黑娃那真是能无障碍交流。

别说是高秀兰一个老人,就是陈凌和王素素带娃的时候,也要把他看紧一点,要是一不留神看不到他,这小东西不带着狗,也能自己在地上爬着,满院子乱蹿。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王素素听娘这样说,也是一阵后怕,咬着牙给了儿子屁股两巴掌:“这臭小子就是欠揍,最近还学会爬着上下楼了,一眨眼看不见他,他自己就熘下楼去了。”

把小东西揍得“爸爸~,妈妈~”的一阵哭喊,模样委屈极了。

陈凌见状把两狗叫到一旁训了一顿,让它们不能太惯着睿睿,听之任之,到处乱跑。

这两个大家伙虽然聪明通人性,但是对睿睿太宠太娇惯了,让去哪儿就去哪儿,可能是觉得有自己两个保护不成问题。

但是狗到底不是人,考虑事情毕竟不比人周到,还是得再约束一下的。

倒是院子里的一帮婆娘和小媳妇很是稀罕,围着睿睿又哄又逗。

“这娃长得就是壮实啊,长大了肯定跟富贵一样,是个大高个子。”

“那可不是,这小人一丁点大,都知道掏鸟窝了,没听素素说么,还会爬着上下楼哩,别的娃娃像这么大的时候行么?”

“呵呵,俺家小娃子比睿睿还大几个月,看起来这个头比他还小上很多嘞。要说不如富贵家伙食好吧,但娃娃吃的,能差到哪去?俺家娃每天奶粉喝着,鸡蛋吃着,比咱们大人吃的都好。”

虽说有当着陈凌和王素素的面夸奖的成分,但说的也是实话,睿睿的的确确比较壮实,且筋骨强健。

于是便有怀了身孕的小媳妇问王素素,娃娃平时怎么喂的,一天吃几顿才合适。

就这么着,不仅睿睿每天的食谱成了香饽饽,还把王素素的孕妇餐、月子餐吃的什么也全都记了下来。

今天来帮忙的男人大多数是和陈凌差不多年岁的。

女人自然也都是年轻的小媳妇,有娃的、没娃的、怀孕的,纷纷讨要纸笔,认真记下王素素的所说这些东西,为了以后能用得到。

“现在素素也不怎么喂他喝奶了,凌子给素素煮的羊奶他也不喝,就爱吃蒸蛋跟肉,刚刚掏鸟窝,还抓起一只没毛的小鸟就往嘴里塞呢……”高秀兰说道。

老太太见这么多人围着女儿问育儿经,也挺自豪,挺有成就感。

高兴之下,想把女儿怀里的小家伙抱过来,可惜小家伙这时候不理她了。

她一伸手,小家伙就把脑袋往旁边一扭,蹲下来抱他呢,他更是直接把脑袋埋在王素素肩膀上,连看也不看外婆了,闹起了脾气,弄得老太太极为尴尬。

无奈的道:“这臭小子脾气大的。你爸爸抓的你,你妈妈还打你屁股,我碰都没碰你,就说了你两句,还生起气来了。”

惹得一帮子小媳妇咯咯笑个不停,倒是觉得睿睿这反应可爱,招人稀罕。

“富贵叔,快出来,你家猫生了猫崽子了。”

很多人知道陈凌之前满村子找母猫,是想抓山狸子配种,那时候都笑这小子玩得花。

也只有些年轻人,或是常来陈凌家串门走动的知道,陈凌抓的两个山狸子,早就跟两只母猫分别配成对了,还在农庄一东一西挖了特别深的土洞安了家。

当时还让他们一阵奇怪,不知道陈凌使了什么招,让山狸子和家猫配对也就罢了,竟然还能让它们舍不得离去。

山里人谁不知道山狸子野性有多大。

这两个放开了也不跑,竟然就这么在果园安了家。

“是哪一窝生猫崽子了?”陈凌走出去便问。

“就杏树这边啊,俺们听见小猫崽子在里边叫了,一走近过去,大猫就在洞里呜呜的吓唬俺们。”

“你快过来看看。”

果园的桃杏梨三种果树,杏子在最西边,梨树在最东边。

桃树在最中间。

当时是怕山里的野猴子下来偷桃子,才这么安排的。

“咦?它们这是吃了只鸟吧?”

陈凌走到跟前,就看到草丛里满地的羽毛,不过大的尾羽和翅羽很少,全是很细小像是绒毛一样的羽毛。

“是啊,好像是吃了只刚出窝的喜鹊,毛才刚长全,你瞧这几根尾巴毛多短。”王立献说道。

陈凌一瞧还真是,黑白羽毛都有,是喜鹊无疑,但喜鹊是有名的尾巴长,这么短的尾巴,肯定就是毛刚长全的小喜鹊了。

可能是因为今天他们摘杏子闹的动静大了点,从树上的鹊巢之中掉了下来,遭了无妄之灾。

走到这里,陈凌已经能听到杂草间的土洞之中,传出一声声细弱而轻微的绵软猫叫,以及两只大猫发出的沙哑的呜呜低吼。

王聚胜上前两步,到他身旁说道:“要不是看见这些鸟毛,俺们还不知道这里是猫窝嘞,以前草没长高的时候一眼能看到,现在草太高太密了,根本看不见啊。”

说完拉着陈凌蹲下来,往土洞里头瞧,这土洞和兔子窝似的,周围是高而茂密的杂草,但在土洞的洞口边缘却是非常平滑,夹杂着一些落叶,将洞口挡得严严实实,十分隐蔽。

就在两人蹲下来,扒开周围的草,往洞里瞧过去的时候。

只见距离洞口很近的地方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倏然与他们目光对视上……

两人心头一跳,刚想张口说话,这时耳边一声尖锐刺耳的猫叫炸响,像是猫被踩到尾巴的惊叫一般,带着怒气,一只草黄色的猫爪勐地挠了出来。

“俺滴个亲娘哎。”

两人赶紧起身躲避,王聚胜更是被这山狸子的突然袭击搞得吓了一大跳,直接跌了个大屁股蹲。

四仰八叉的倒在了草丛里。

惹得汉子们一阵哄笑。

“聚胜你那小胆儿咋跟秧鸡子似的,猫也能吓到。”

“呸呸呸,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趴下去试试,不挠你才怪。”

王聚胜呸了两声,打掉嘴边和脸上的草叶,还有点惊魂未定的感觉。

“富贵,这猫凶啊,猫崽子跟着别给带坏了,俺达家的狗快生小狗了,不行俺抱过去让它们喝狗奶吧?”

上一章 目 录 书签 下一章
相邻的书:开局物价贬值百万倍国师大人一动不动什么土味歌手?请叫我中老年偶像一品丹仙最强魔卡之开局制作一念神魔恋爱要在模拟后穿成炮灰女配,我连夜爬了反派王爷的墙头穿成炮灰女配后我娇养了首辅一家修仙女配拒绝炮灰剧本女配修仙,保命为先!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