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次元 > 我在东京女校当教师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返回目录

第二百四十六章 最终,雨宫夜的故事迎来落幕(三)

【书名: 我在东京女校当教师 第二百四十六章 最终,雨宫夜的故事迎来落幕(三) 作者:此号不是马甲】

热门推荐: 宇宙的边缘世界绑定国运:扮演酒剑仙,气哭宝儿姐五重谍王欢喜债综漫:总之就是各种各样的重生野性时代左道江湖大道清理计划

“真昼,走吧。”

“此身来了。”

“嗯,又是真夜呀。”

“嗯。”

“说起来,都这么久了,为什么真昼还是一见我就让你出来了?”

“谁知道呢。”小鸟游真夜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说着。

一边的小鸟游真昼也丝毫不在意两人之间的对话,甚至没有看她们一眼,自顾自低着头走着自己的路。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因为她在刚刚两人对换身份的时候,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她就这么习惯了真夜的存在了呢?

现在,只要宇和野一出现,她和真夜之间就不需要沟通的,直接让真夜上线了。

唔……时间果然是很厉害的东西。

才不过是一个学期而已,她居然对真夜就完全习惯了。

明明刚开始的时候还想过让她离开——尽管她也不知道怎么摆脱她。

之后决定让她留下,也不过是为了应付宇和野。

然而现在,不仅仅是真夜,对于这名从上个学期开始,就天天来找她的宇和野,她都要习惯了。

所以说真的很神奇。

放在以前,小鸟游真昼绝对不相信她会如此习惯别人。

“对啦,真夜,我想和你说一件事情——今天中午的时候我好像看见你了。”

“此身不是一直都在吗?”

“我的意思是,我看见了两个真夜……不对,两个真昼,不对……应该说,一个真昼一个真夜……?”

宇和野纠结着说法。

“嗯……反正就是,我在真昼旁边看见你了。”

“……”

正在走神的小鸟游真昼,忽然听见了旁边传来了这样的话语。

她眨着眼睛,看着走在她身边的真夜还有宇和野。

“是吗?”——真夜和她一样疑惑,“你在真昼旁边看见此身了?”

“对啊,穿着黑色的裙子,无聊地靠着墙——是吧?”

“……”

“……”

真昼和真夜对视了一眼,真昼还特地看了眼真夜身上的裙子,是黑色的洛丽塔没错。

小鸟游真夜继续问:“你真的看见此身了?”

“是啊,而且——”宇和野确切地点点头,“其实好几天前就隐隐约约看见了,不过,我还以为是太累了出现幻觉了。”

“但是接下来连续两天看见,算上今天的话,已经是第四次了。”

“……”真夜和真昼都没有说话,宇和野继续用着一点兴奋的语气,说着。

“没想到,我居然能同时看见真昼和真夜,应该不是幻觉吧?今天这次,我感觉看得还挺清楚的,所以才和你说。”

“……”

“真夜,怎么了吗?”

“……无事。”回过神的小鸟游真夜摇摇头,接着,她用眼神一指,“那你现在看得见真昼吗?”

“真昼?”宇和野顺着真夜的目光看过去,“真昼在这里吗?你好——不过我看不见呢。”

“这样啊……”

“但是说不定就像现在这样,哪天就能忽然看见了。”

“……”

真昼在在宇和野的视线中,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

“真夜,你说,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你会被看到?”

告别了宇和野之后,重新恢复可见实体的小鸟游真昼,疑惑地打量着身边的真夜。

真夜面色有些凝重,这还是小鸟游真昼第一次在她脸上看见这种神情。

“是只有宇和野同学能看见,还是还有别人能看见呢?”因为真夜没有回答她,真昼又问。

这次真夜开口了,并且,表情中的凝重也收了起来,如往常平静,不过还是没回答真昼。

“此身也不知道,之后再说吧。”

“哦。”

小鸟游真昼应了一声。

……

到家了。

因为经常忘记带钥匙所以干脆就不带钥匙的小鸟游真昼按响了门铃。

很快,门就被打开了。

“我回来了……妈妈?”

打开门的时候,小鸟游真昼意外地发现了,今天给她开门的,居然是她的母亲——正常来说应该是——

“宫林阿姨呢?”

小鸟游真昼往门内看了一眼,除了她的母亲没有第二个人了。

小鸟游母亲眉头微微皱着,有些担忧的神色。

“真昼,回来了——宫林忽然因为生病请假了,现在还在医院,我就从公司回来了。”

“诶?生病?什么病?严重吗?宫林阿姨没事吧?”小鸟游真昼走进家门,一连好几个问题。

宫林是妈妈请来照顾她的,毕竟因为工作繁忙,妈妈平常时候总在公司,没有空回来照顾她。

“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反正……好啦,没事啦,不严重的,放心。”她的母亲接过她的背包,“今晚的话,我来煮饭吧。”

“……哦。”

……

宫林的病好像的确不是很严重。

“宫林阿姨?你的病好了?”

第二天放学的时候,回到家的小鸟游真昼,就看见了开门的之后出现在门后的宫林。

“是,已经好了。”

虽然面色还有一点点憔悴,不过宫林还是尽力微笑着,欢迎着她回来。

“是什么病呀……不要紧吧?”小鸟游真昼问。

宫林上下扫了真昼全身一遍,然后将拖鞋送到她脚下,又接过书包。

“因为……不,没事的,可能就是太累了,不过昨天休息了一天,已经好很多了,不要紧的。”

“这样吗……?”

小鸟游真昼怀疑地看了宫林一眼,不过没多说什么了。

“谢谢。”她穿上拖鞋。

……

不过,事情好像不是这么简单。

“真昼……真夜,怎么了吗?”

宇和野的声音刚刚出现在耳边,小鸟游真昼就光速下线让真夜顶号上来了。

真夜看着从不远处走进的宇和野切萤,等了她一下,等她到了面前。

“刚刚真昼怎么一脸担心的样子?”宇和野对着真夜问。

“家里的一直照顾她的宫林阿姨又生病了。”

“又?”

“嗯。”

“诶……严重吗?”

“大概。”真夜看了一眼旁边兴致不高的真昼。

“会……会没事的啦。”

气氛有些沉重下来了,宇和野以及真夜都不再开口说话。

……

“卡察。”

难得自己带了钥匙的小鸟游真昼用钥匙开了她家的门。

“是真昼回来了吗?”

“嗯。”

关上门的时候,传来了母亲的声音。

“宫林阿姨怎么样了?”

“还在医院。”

“……”低头换鞋的小鸟游真昼,看见了玄关处的好几双鞋子。

“家里有人来了?”

“啊……嗯,是啊。”小鸟游母亲有些不安地应着。

‘谁呀?’——真昼刚想这么问,不过,已经不需要开口询问了,她的鼻尖,已经嗅到了一股浓重的檀香味,耳边,响起了模湖不清的念诵声。

“……”

她朝客厅内看去,看见的是,好几名和僧人,低着头喃喃自语。

“……”她向着母亲看去,母亲避开了她的视线,含含湖湖地说着,“真昼,累了吧?去沙发坐下休息一下吧?”

她走上前来,抓住她的手。

“……”

或许是真的找不出什么借口了,居然会说出在客厅休息这种话。

在客厅,被母亲的手抓着的小鸟游真昼,坐在了沙发上,被几名僧人围住。

念诵声接连不停地传来。

“放心,没事,这是妈妈最近听人推荐的祛除疲劳的方法……”

“……”

小鸟游真昼能够感觉到,她母亲抓着她的手,有微微的汗渍。

这一切都令她感到不安。

她咬着下唇,打量着周围。

真夜并不在身边。

……

念诵声持续了多久?小鸟游真昼并不知道。

她只知道,等到结束的时候,她已经心疲力竭了。

等到随便吃完了晚饭,小鸟游真昼近乎想要逃跑一样地回到房间——

但……

“那个,真昼,今晚的话……妈妈和你一起睡吧?”

“……”

……

房间的灯已经关了,小鸟游真昼躺在床上,小心翼翼地在黑暗中打量了一眼似乎已经睡着的母亲。

然后,她轻手轻脚地掀起被子,憋着一股气,缓缓坐起身来。

真夜,现在在哪里呢?

起身后,她惴惴不安地环顾着四周,企图在夜色中找到那名穿着洛丽塔然后总是忽然出现的身影。

“真昼,你在找什么?”

“……”

小鸟游真昼僵住了,回过头,看着一脸紧张的母亲。

“……没什么。”

……

第二天,已经是周末了,宫林阿姨重新回到了家里,而小鸟游真昼的母亲,尽管宫林已经回来了,还是没有去公司。

小鸟游呆在家里,接受着母亲忽然而来的照顾。

周末很快过去了。

“真昼,早安,真夜,早安——嗯?”

“……”

低着头走路的小鸟游真昼,在上学的时候又遇到了宇和野。

宇和野很有精神地从身后追赶上来,只是刚到小鸟游真昼的身边,立刻发现了不对劲。

“……真昼?”

她疑惑地打量着身边的小鸟游,试探地开口。

“……”

小鸟游真昼有面色极为差劲,近乎行尸走肉得僵硬地点了点头。

“……诶?”

发了一下呆,回过神之后宇和野惊呼起来。

“真的是真昼?”

“……”

她欣喜起来。

不过很快,欣喜中的她,还是发现了面色越来越糟糕的真昼。

“真昼……?怎么啦?”

她关心地问。

“出什么事情了吗?还有,真夜去哪里了?”

“……”

小鸟游真昼并没有回答宇和野的问题。

因为,她也不知道答桉,而且……

真昼和宇和野其实并不熟悉。

小鸟游真昼埋着头,不言不发地走到了班级里。

……

“真昼。”

“……”

“真昼?”

“……”

“真昼——”

从课间,到午休,到晚上的放学,宇和野一直跑来她的身边。

一整天都失魂落魄的小鸟游真昼,终于在下午放学的时候回应她了。

她抬起目光,扫过宇和野的面孔。

她的脸上有焦急的神色。

“真昼?到底怎么了?”

“……”

小鸟游真昼吸了一口气。

她伸出了手。

宇和野茫然地看了眼真昼的手,迟疑一下后也跟着伸出手,放在了真昼的手下,摊开。

一团什么东西被丢到她的手心,紧接着,小鸟游真昼就头也不回地丢下宇和野一个人快步地走了,消失在了人群里。

留下宇和野站在原地看着手中——

这是一张被揉成了皱巴巴一团的纸条,展开,有这么一段文字:

“此身想着,在你看见这张纸条的时候,你应该也清楚了吧?”

“因为此身过多地干涉现世,如今已经能够被一些现世的人观测到了。”

“先是一些比较亲密的人,比如说切萤,比如说你的母亲,比如说宫林。再随后,将会是更多人。”

“切萤早就知晓此身的存在,自然无碍。”

“但……家中的宫林阿姨,还有真昼的母亲……”

“她们面对此身,这个拥有着与真昼你一样容貌,行事、装扮却迥异的存在,且总是常伴你左右,忽然出现。”

“观测到之后,感到恐慌也是理所当然的。”

“的确,宫林阿姨已经因为此身而住院过两次了。”

“真昼母亲也因此困扰。”

“其实,在很早之前,此身就料想如此了,不过总是下定不了决心。”

“直到今天,家中出现僧人,此身便知道了。”

“到了该分别的时候了。”

“趁着情况还没继续恶化,此身尚未完全显现在现世之中时,告别吧。”

“——小鸟游真夜,留。”

“……”

傍晚放学的光照里,宇和野念着这张小鸟游真昼递给她的纸条,愣住了。

一直等到风吹过,将皱巴巴的纸条吹落在地。

宇和野切萤回过神,急急忙忙地将纸条捡起来。

真夜……消失了?

一个周末没见,她就这么消失了?

她错愕地消化着这个消息。

……

……

……

“真昼,真昼——”

第二天一早,宇和野切萤就站在校园的门口,等待着小鸟游的到来,并且远远看见她一来,就连忙走上去。

不过还没走到小鸟游真昼的面前,她就看见了,小鸟游真昼后退了半步,接着。

她低垂着脸,看不清神情,只能听见她的话语声,顺着清晨的空气敲动她的耳膜。

“宇和野同学,你要找的真夜并不在了,请回吧。”

“……”

从来,和宇和野交谈的人就是真夜,而不是真昼。

上一章 目 录 书签 下一章
相邻的书:剑仙从教导师妹开始七零麻辣女教师重生80从民办教师做起震惊全球:从乡村教师开始从大学教师开始我和我的不一样天空影视世界从匆匆那年开始迷失丛林[综大片]迷失黑袍城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