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医学模拟器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返回目录

第三百三十六章 疑难杂症!(求订阅)

【书名: 医学模拟器 第三百三十六章 疑难杂症!(求订阅) 作者:一柄柳叶刀】

热门推荐: 绑定国运:扮演酒剑仙,气哭宝儿姐欢喜债大道清理计划重生野性时代五重谍王左道江湖综漫:总之就是各种各样的宇宙的边缘世界

周成体会不到张正权的快乐,张正权肯定也没办法体会到周成的苦恼。

别过之后,周成先回了家里,继续整理基础解剖结构的相应理论,这个东西,很快就要开始正式的课题研究了,得加以整理出来。

并且,周成还在之前的文档里面,找到了肩关节、膝关节及髋关节的关节镜保关节手术及其应用,发给了张晋主任。

当然,这个方案里面,周成还把肿瘤治疗的相应理念也加了进去,这属于杂糅应用。

肿瘤的治疗理念,已经相对成熟,虽然没在临床开展,但试验是有效的,楚含泊已经是把相应的文章发表在了期刊上,就属于是后续的研究课题可以继续深入和借鉴的。

这件事,周成这两天也在考虑,糅合好后,就发给了张晋。

然后,周成就继续整理基础解剖理论,这是一件大事,急不得,却要急起来,属于比较纠结的。

而且这个课题,属于一个长线课题,周成不妨用两年甚至三年的时间,将其完成,就已经算是很快了,主要还是看到时候的具体进展。

但这是课题的整体,如果只是从骨科的角度出发,半年多到一年,应该差不多就可以结题,然后统筹数据发文章了。

这是周成自己独立开展的第一个课题,自己筹集的资金,自己把控,不再是像之前那样,借居于人。

时间很紧,到了八点二十,安若又发来了信息。

周成也就开始和安若聊天。

到了十点二十,安若睡去之后,周成便又开始了自己的模拟之路。

只是啊,在模拟世界里面,张正权这个逼,被周成玩坏了,也都没能够到很高的境界,周成也只能感慨,不知道是自己的教学理论到底是有问题呢,还是张正权在医学上的天赋,实在有限。

暂且不予理会,先睡下去再说。

翌日!

这是一个周五,除去了昨天的手术日,今天本该是很清闲的。

不过,昨天卢彬主任就说了,全卓林组有一个病情很复杂的病例,需要科室里一起讨论一下,主要是希望,周成能够给点意见。因此周成也就没早走。

今天本该是全卓林主任的手术日,周一和周五,这个月都是全卓林的,童主任只有周三一天手术日。

在三个组都查完房后,卢彬、童寻都没走,留在了科室里,参与了问题的讨论。

管床医生一汇报病历,所有人就都紧皱起了眉头。

“2床,化脓性关节炎的病人,之前在地级市医院做过一次股骨颈骨折的空心钉内固定手术,术后发生了感染。”

“本次入院清创术前就是多耐菌的感染,并高血压,轻微的糖尿病。术前的血糖水平控制较好,术后第二天,血糖水平飙升至13.2mmol/L。”

“特别是晚餐后的血糖水平,最高的一次有17.2mmol/L了。”

“目前伤口倒是看不出来什么流脓的痕迹,但是最近几次引流液的细菌培养结果有点儿乱,好像每次培养出来的细菌结果都不太一样,然后敏感的抗生素也有一些不一致。”

“所以当前的抗菌方案是从之前的头孢呋辛改成了哌拉西林,现在用的是多粘菌素。不过两天前取样的细菌培养结果显示,目前敏感的抗生素里面,多粘菌素敏感性一般,万古霉素敏感。”

“昨天请了药剂科的会诊,会诊意见上写的是停用多粘菌素,改万古霉素,加用左氧氟沙星,并且要口服利福平。患者也没有看到结核菌,昨天的值班医生没开,我也不知道暂时要不要遵会诊意见。”管床医生一边介绍着,一边说明了自己对会诊意见的看法。

当然,也或许是他对昨天的值班医生有意见,这个病人明明很难缠,管床医生却不予理会,该开的药物,也都没开。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只是,管床医生谢利民才方说罢,全卓林就开始科普道:“利福平除了用于结核杆菌,还常用语金葡菌的抗菌治疗,口服利福平在关节感染的时候,很有效果的。不单纯是为了抗结核,是广谱抗生素。”

全卓林估计也是见谢建去随便评论药剂科的副主任医师的会诊意见了,所以才提前告戒他一下,不要想太多。

谢利民立刻乖乖的闭了嘴,老老实实地在纸上写上了相应的医嘱,等会儿需要遵照执行。

这个冷门知识啊,他的确是不知道。

全卓林接着问:“周医生,卢主任,还有童主任,你们对这个病人,有什么意见?”

卢彬闻言,便说:“目前抗感染的方案,就按照药剂科的会诊意见改吧。化脓性关节炎的病人,如果病菌产生了多耐性的话,那么用万古霉素的效果是比较不错的。”

“现在的引流管既然通畅的话,就再观察几天。如果后续的引流管里还能够培养出来细菌的话,可能还得做一次清创。不过现在的菌种多变,未必就是真正的感染病灶。”

全卓林就说:“目前的话,病人的意见很大,说我们医院连诊断都还没搞清楚的。白白做了几次手术,还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和钱。其实呢,我们已经是尽力了,这种情况,很难说明白。”

感染,是外科的一个大忌讳。

卢彬就问:“全卓林,我刚刚听说,这个病人,是外院做了手术的,这样的病人,那是怎么收治进来的啊?”

“他怎么不回之前的医院,或者是沙市呢?”

这个病人有初诊医院,感染之后才转过来,那他们是在给其他人擦屁股啊,这卢彬就有些不高兴了。

都是地级市医院,这么麻烦的病人,你怎么不让他们自己去处理了,这很麻烦,搞不好,还得吃官司。

关键是病人还不理解,认为花钱了治不好病,还只找你,属于吃力不讨好型。

全卓林还没说话,谢利民就道:“这个病人,是护士长收进来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我值班的时候,是通过平诊入的院。”

收病人,一般情况下,是主任收的,然后管床医生接管,所以,谢利民首先把自己的责任给推脱掉了。

全卓林沉吟了一下,扫了谢利民一眼,主动说:“卢主任,这个病人,是护士长打的电话,我一开始也不清楚情况,本来护士长是打算收您那里的。但是因为这个月情况特殊嘛。”

“所以就暂时归我管了,这件事你应该是知道的啊。”全卓林的语气有些意味深长。

卢彬的神色稍稍一变,看了旁边坐着的周成一眼,发现周成的表情毫无变化,就敲了敲桌子:“我们现在讨论的关键是这个病人后续该怎么治疗,到底要不要建议转上级医院,其他的事情,后面再论吧。”

全卓林发现卢彬讨了个没趣,偏了一下头,然后又正色了过来。

“童主任,你觉得呢?”卢彬问。

童寻进主任医师,算是比较晚的,资历目前最低,他乐呵呵地笑着说:“我觉得,这种病人,还是要多清创几次,找到敏感的抗生素,才好定论。不然的话,单凭经验性的抗感染治疗,是没办法的。”

“不好搞。很麻烦。”童寻不停地摇头,说了也相当于没说。

其实啊,感染,说起来简单,就是细菌感染嘛,但是真要治疗起来,麻烦得很。外行人以为医院都是在瞎搞,但是真正接触到这一行的人。就会发现。

但凡是外科导致的感染,这样的病人,狗看了都摇头。

反正治不好,就只有一句话,好的药品,就不是好的商品。这种人,聪明得很,比全世界的人都要聪明,把全世界的医疗从业者都当成是黑心者,属于圣人级别,全世界只要存在着穷人,都和他有脱不开的关系!

卢彬就又转头问:“周医生,你对这个病人,怎么看?”

“清创吧。目前引流管通畅,却培养不出来什么病菌,但是感染却无法控制,我认为有可能现在的持续冲洗引流,并没有到感染灶集中的地方。清创,然后在术中,再送细菌培养。”

“争取能够找到感染灶。”

“大范围的感染。从股骨大转子以下,到踝关节以上,出现了庞大的脓肿腔隙,但是,没有骨质的破坏。而且患者的血糖水平也在波动,所以,这种情况下,必须要彻底地清创好,不然的话,发展下去,很可能有截肢的风险。”

“全主任,这个病人的清创,你们会安排在什么时候?”周成之前没多话,但是现在,他还是觉得这个病例比较有意思的。

很罕见,在魔都九院,周成都没看到过这样的奇怪病例。

“就是今天下午,就只有今天一台。周医生,上午的时候,您不是还有小讲课嘛。”全卓林讨好似的说。

下一个月,周成就要来他这里了,他也终于可以稍微解放一下,把科室里最大的定心丸,引进到自己的组上来。

全卓林还是比较期待的。

周成就说:“那我们等会儿一起下手术室看看吧,正好我觉得这个病例很有意思,不知道全主任你觉得方便不?”

说实话,到现在,周成能够觉得很有意思的病例很少了。之前自己做的两台手术,一台截骨矫形,一台肌肉坏死的,都是属于稍微有点意思的,并不是那种很有意思的病种。

“肯定方便啊,周医生你能来亲自上台,我们求之不得。”

“周医生你之前,也接触过不少的感染病例吧?对了,周医生你就是创伤外科的,怎么可能没接触过这样的病人呢?”全卓林自问自答地自嘲着。

创伤外科,涉及的范围很大,是整个骨科的基础,接触面也很广。

周成就说:“全主任,那也不是,我也没有类似疾病的接诊经历啊。也就是涨涨见识,大家一起相互学习一下。”

越是深入学习,周成就会发现,目前骨科的病种,越是繁冗复杂,目前的病种,是已知的,还有未知的,那是水平不够。

要是跳出来一百年,看一百年以前的人,那时候的人健康多了,没病没痛的,然后享年六十岁都算高龄。

跳过一千年,那根本就没有糖尿病、高血压等概念,那时候六十就是古来稀了。

跳过几百年回头看,那时候妇女生孩子仍然是一道劫数,两到三成的死亡率,即便连皇宫里面的御医也无可奈何……

那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癌症,也没有绝症,更没有什么感染之说,全都是风寒热气,风寒死了就是命数不好。

所以,周成一直都对医学保持着敬畏之心,他从来不否认某一种医学的理念,能够治病的效果,但同样,周成会否认现在所以为的一切比较合理的认知。

因为只有不断地否认,才能够越来越接近真相。

“周医生您说笑了。”全卓林一笑,并未再多话。

这个病例,麻烦点和困难都说清楚了,需要的是时间去探索,就在这里开会探讨,肯定是对病情没太大的效果的。

然后,便是来到了周成的讲课时间。

周成讲课的内容,大家都清楚,所以,很快卢彬与童寻都把各自组上的人都叫了进来。

断肢移植,基础于断肢再植的理念,与截肢术结合起来,很是新奇,也很是大胆,不过,都是有其基础的理念的,也不算是那种格外超前的思维。

只是随着周成的讲解,众人都会觉得,也是周成才敢这么艺高人胆大,把截肢的患者的双腿给再重新给装上去。

这个过程中,收获不少,但是这些收获,大部分都属于涨见识,真要在临床中去实施的话,不管是卢彬,还是全卓林,还是童寻,都是不敢这么做的。

害怕失败啊,然后病人找麻烦啊,现在的病人家属找起麻烦来,那要钱要命的都有!

周成见众人听得是认真,但是他说完之后,除了秦明问了两个问题之外,其他人,都是闷不做声。

这与周成预想的授课想法,相去甚远。

不过,教学就是这样,想学才有想教,不想学的人,再怎么灌,也灌不会,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是各自独立的个体,每个人都只需要对自己负责即可。

中午,大家一起吃了个快餐,打包的盒饭。

然后,一众人才下了手术室。

童寻和卢彬也在,都是希望能够见识一下,周成到底是怎么来做清创术这种基础操作的,到底能不能做出花样来。

上一章 目 录 书签 下一章
相邻的书:天才基本法万相之王奶爸搬运工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霍格沃茨的孤高之龙宠兽之主灵剑尊国民法医重生之我要冲浪穿越武大郎从卖饼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