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红楼之挽天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返回目录

第五百八十八章 方才先生……他是渴了吗?

【书名: 红楼之挽天倾 第五百八十八章 方才先生……他是渴了吗? 作者:林悦南兮】

热门推荐: 大道清理计划欢喜债重生野性时代综漫:总之就是各种各样的五重谍王左道江湖绑定国运:扮演酒剑仙,气哭宝儿姐宇宙的边缘世界

宫苑,傍晚时分

如锦似缎的晚霞在西方天际染红了苍穹,金色夕阳披落在殿宇楼阁之上,恍若披上一层金色纱衣。

晋阳长公主挽着李婵月的手,登上一辆装饰精美奢丽的马车,在锦衣卫士以及王府嬷嬷和女官的簇拥下,出了宫门,马车车轮碾过青石板路,发出辚辚之隐,车影在夕阳余晖中拉得极长,车厢帷幔放下,也将外间的喧闹阻挡在外。

车厢中,李婵月端坐在车厢一侧,坐姿端庄,两只小手交叠在身前,攥着手帕,微微垂下螓首,默然不语。

“婵月。”

李婵月耳畔闻听略带几分清冷的呼唤,心神一跳,抬眸看向容色清幽如霜的晋阳长公主,眸光迅速低垂,落在晋阳长公主胸前那串儿珍珠项链上,怯怯唤道:“娘亲。”

“你满意了,称心了?”晋阳长公主光洁明额下的美眸,隐有清幽暗藏,紧紧盯着李婵月,顿声问道。

李婵月俏脸微滞,心头微颤,声音纤弱道:“娘亲,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当初也是担心娘亲被人抢走,这才想出祸水东引之计。

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晋阳长公主秀眉弯弯,芙蓉玉面上见着一丝复杂,道:“现在你皇舅舅是铁了心将你表姐许给贾子玉。”

李婵月嗫嚅道:“还能怎么办?不如就按娘亲说的……”

说到最后,芳心大羞,声音弱不可闻。

她也不知道怎么办,许是按着娘亲所言,也不是不行。

晋阳长公主美眸凝起,定定看向李婵月,怔了半晌,轻哼一声,哂笑道:“你想的倒挺美。”

李婵月:“……”

什么意思?

娘亲先前在宫里当着舅舅的面,不是积极促成此事的吗?

还有她什么时候想了?

“兜兜转转,又回来了是吧?”晋阳长公主美眸微眯,轻声道:“当初我怎么给你说的,原就是给你的,原来可是好好的,根本没有你表姐的事儿,现在好了,真以为你舅舅没反对,就万事大吉了?他要立多大的功劳才能将公主和郡主都娶回家?”

李婵月被说落的情绪有些沮丧,低声道:“娘亲,我……”

“你现在就是,作茧自缚,害人害己。”晋阳长公主看了一眼李婵月,轻叹道:“不过,你如是不喜他,那我也不难为你,回头给你定门亲事。”

李婵月心头下意识一慌,连忙道:“娘亲,不是,我……”

“你什么?”晋阳长公主凝了凝眉,轻声说道。

她就觉得婵月有些古怪,如说没动心思,可这段时日又时常提着,可如说动心思,又扭扭捏捏,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个年龄段儿小女孩儿的心思,原就琢磨不透。

李婵月贝齿咬着樱唇,颤声道:“我就是觉得,我和表姐年岁都大了一些,如南阳姐姐那样,突然及笄后,某一天突然嫁给一个不认识的人,也太吓人了,表姐既然觉得小贾先生不错,小贾先生又和咱们家有着渊源,也算熟识。”

她其实也不知道,反正就是觉得这几天孤零零的,做什么都提不起心思,也不知是因为表姐离了京,还是因为……以前她经常撺掇表姐,撺掇的多了,觉得小贾先生似乎有些不一样。

问题,小贾先生都不待见她。

晋阳长公主打量着自家女儿,美眸目光闪过一丝明悟,幽幽说道:“明白了,你是喜欢姐姐妹妹在一起的热闹。”

李婵月:“……”

什么话,什么叫她喜欢姐姐妹妹的热闹?

“不是的。”

晋阳长公主道:“不是什么?一会儿担心你表姐扔下你,一会儿担心娘亲不要你,你不是小孩子了,总要长大嫁人,这一二年就要定人家,还能像小孩儿一样,大家说说笑笑,一辈子都不分开?”

“娘亲,别生气了,是我不好。”李婵月被说落的心头一慌,连忙拉过晋阳长公主的手,将螓首靠在怀里,学着小时候的样子,拿着小脑袋拱着晋阳长公主的心口,柔声道:“娘亲,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晋阳长公主被拱的有些不自在,玉颊微红,扶住小郡主的肩头,嗔怒道:“多大人了,还天天像个小孩子。”

“再大,在娘亲面前也是小孩子呀。”李婵月柔声道。

“都知道保媒拉纤了,还小孩子?”晋阳长公主捏了捏李婵月的脸颊,搂住自家女儿,轻声道:“那你怎么想的?”

李婵月凝了凝眉,说道:“我但凭娘亲做主。”

“凭我做主?”晋阳长公主轻声道:“怎么现在不担心我被人抢走了?”

现在是谁抢她,婵月跟谁走。

李婵月被戳中心事,俏脸染绯,羞道:“说这个做什么。”

晋阳长公主道:“为娘现在也只是给你留个位置,最终能不能把握住,还要看别人的心意,而且,这等事儿,你自己也要心里有数。”

李婵月迟疑了下,轻声道:“娘亲,我……我其实都还没想好。”

她对小贾先生,也不知是什么心思。

晋阳长公主幽幽叹了一口气。

她觉得自家女儿可能根本不能理解成亲的含义,也是,她好像根本就没有教过她,也没有让嬷嬷给她提及此事,婵月刚刚及笄,在此之前也没有中意过人。

那么在婵月心底,多半是如先前一样,成了亲,大家依然能快快乐乐生活在一起,她也不用嫁出去,天天和咸宁在一起玩儿。

“那你就慢慢想罢,想到荣国府的那个位置也被人抢走。”晋阳长公主轻声说道。

李婵月:“……”

晋阳长公主又是叹了一口气。

反应慢半拍,等到彻底想明白,荣宁两府估计也没她的位置了。

……

……

开封府,傍晚时分,贾珩从开封府巡抚官厅前衙出来,来到后堂。

自白日进城之后,贾珩一方面命文吏对开封府城的剿寇战果进行核实,一方面接见府城中的相关士绅。

当着贾珩这位京营主帅的面,府城中的士绅对高岳一伙儿贼寇盘据开封府城期间,所做的种种暴虐行径进行了血泪控诉。

贾珩耐着性子听完士绅的哭诉,安抚几句,待午饭用饭之时,当着众士绅的面,说了几句对相关背着血债的贼寇要在事后交付有司鞠问,详定其罪的打算,之后就是核定战果。

“先生,忙完了。”咸宁公主凝眸看向绕过屏风,进得书房里厢,举步而来的少年,连忙放下毛笔,从条桉后的太师椅上,起身迎了上去。

少女在后院之中,自是换回了天蓝色宫裳长裙,一头如瀑青丝挽成飞仙髻,容仪秀丽,窈窕娉婷,只是眉眼之间笼着一层清绝、幽艳的气质。

贾珩点了点头,看着对面的少女,轻声问道:“让你梳理的开封府资料,写了多少了?”

进了开封府城后,贾珩就给咸宁公主安排了个事,即整理开封府户口度钱粮的资料,写出一份汇总,或者说是归纳概括。

欲施政地方,不可能不知户口、钱粮。

咸宁公主清丽玉容上见着欣然,清越声音动听悦耳,道:“已梳理了大概,先生可看看。”

说着,引着贾珩向书桉而来。

“抄写了一个下午,累了吧?”贾珩看向芳姿婧丽的少女,近前,牵过咸宁公主的玉手,温声问着,只觉入手纤细、柔腻。

自家柔荑落在心上人的温厚掌中,咸宁公主那张冰肌玉骨一如盛开雪莲的玉容上,顿见两朵红晕悄然浮起于脸颊,白里微红,明媚动人,眉眼低垂之间,柔声说道:“先生,我不累的。”

“原想给你揉揉肩的,既然不累,那就算了。”看着颇有几分羞赧的少女,贾珩轻声说着。

咸宁公主:“……”

情知又在逗弄自己,郁郁秀眉下,那双粲然如星的明眸现出羞嗔之意,莹澈如冰雪融化的声音已打着些微轻颤,纤声道:“那先生……给我揉揉肩罢,这会儿正有些酸呢。”

贾珩怔了下,目光在咸宁公主的肩头停留了下。

只是揉揉肩吗?

他就怕一揉就是揉到别的地方去。

但也有为清丽少女眉眼间陡然的羞怯情态感到欣喜,轻轻拥住咸宁公主,附耳道:“公主上次给我涂抹药酒,那我也投桃报李。”

少女被贾珩搂在怀里,听着耳畔的温言软语,芳心既是娇羞,又是甜蜜,玉颜生晕如花树堆雪,颤声道:“先生不用了,一看先生就没有伺候过人。”

贾珩轻声道:“其实还是伺候过的,要不伺候伺候殿下?”

咸宁公主:“???”

转过俏脸而去,怔怔对上少年的清眸,四目相对,粉唇翕动,正要开口,却见那熟悉的暗影不疾不徐地欺近,比起第一次稍显追逐猎物的急促,这次就变得慢条斯理甚至有几分风轻云澹,以致让咸宁公主感触逐渐及近的温热呼吸。

咸宁公主不由轻轻阖上明眸,弯弯眼睫颤抖不停,芳心几是提到了嗓子眼,既是羞涩又是期待。

先生……又要亲她了。

果觉唇瓣一软,只觉恣睢、热烈的气息凑近,继而关城被扣开。

那种熟悉的如坠云端,晕晕乎乎之感再次袭来,不,比先前更为强烈,更难以自持。

贾珩品撷着六月的荷花清香,只是怀中的尹人似乎从未见过这等阵仗,任由施为,茫然无助,最后几是瘫软在他怀里。

过了会儿,贾珩拥住娇躯酥软的咸宁公主,温声道:“辛苦殿下帮着整理文书,省了我不少工夫,无以为报,只能这般。”

咸宁公主眉眼微垂,樱唇莹润闪光,轻轻“嗯”了一声,金红彤彤夕光透过轩窗,照耀在那张梨腮生晕的脸颊上,愈见绮丽娇媚,任由少年搂住腰肢,嗅闻着自家的秀发和脖颈。

先生的意思是,是拿着这个为酬劳吗?那她以后……

还有,方才先生……他是渴了吗?

念及此处,少女芳心一跳,只觉脸颊滚烫的厉害,抿了抿樱唇,反而自家有些口渴。

“殿下,我去看看你做的那些汇总。”贾珩轻声说着,落座在书桉后的太师椅上,整容敛色,拿起书就的簿册,凝神看着。

咸宁公主则是压下心底的羞喜,提起茶壶,给贾珩斟了一杯,递过去道:“先生喝茶。”

贾珩点了点头,端过茶盅,抿了一口,翻阅着簿册。

咸宁公主书法纤丽清奇,笔锋冼练,字里行间的遣词造句,也颇见文字功底。

“先生,开封府人口逾百万之巨,自沦陷贼寇之手后,酿出不少惨剧,先生后续打算怎么安抚百姓?”咸宁公主平复了刚才的羞意,脸上现出思索之色,轻声说道。

贾珩道:“先处置一些作奸犯科,平息民愤,此外关要还是民政,欲施政地方,户口钱粮资料也不能不看,最好是寻找下辖各县的知县查问一番民政,等事情稍定,我打算在开封府下辖县域都考察一番,给圣上呈递一份儿详备的奏疏。”

大汉知县统管民政,主管户口、钱粮度支。

咸宁公主轻声道:“开封府城官吏这会儿还在尉氏县和杞县,需等明天才能过来了,不过舅舅先前在祥符县为知县,待他过来,问过就是了。”

贾珩点了点头,轻声道:“我已打发了人去请,想来明天一应官吏都会回开封府城。”

咸宁公主想了想,轻声道:“先生也不要太过忧虑了,父皇那边儿听到开封府平定的消息,想来也会派能臣干吏收拾民政。”

“朝廷派来的官儿未必济事。”贾珩摇了摇头道。

巡抚为一省封疆,如果任用得人,能造福一方百姓,但先前的河南巡抚周德桢显然不能胜任。

咸宁公主玉颜上现着若有所思之色,柔声道:“先生想留在这里治政?”

如果先生留在这里,她该怎么办?

“我为武将,不可能在此督问政事,而且圣上也不会让我多留,等叛乱一平,后续抚恤善后事宜办完,咱们就该班师归朝了。”贾珩解释道。

等他离去前,天子多半会问他河南巡抚的人选,但他夹带里目前没有什么合适人选,出任河南巡抚。

贾政刚刚调任通政司,也没有地方治政经验不说,级别也不合适。

林如海倒是合适,可还在南省巡盐,而且纵然巡盐功成,调任中枢会更好。

史鼎的话也还可行,先前其一直谋任外放一省大员,如果让史鼎坐镇河南,慢慢将势力往河南渗透,四大家族原本就是同气连枝。

理由倒不缺,河南方乱未久,贼寇常起于中原,亟需通达内政的武勋为封疆大臣,巡抚地方。

见贾珩思索,咸宁公主也不打扰,轻声说道:“先生。”

就在这时,外间锦衣千户刘积贤高声道:“大人,曲镇抚回来了。”

贾珩闻言,放下簿册,看向咸宁公主道:“殿下先在这儿等着,我出去见见。”

“那先生去吧,等会儿天黑了,我让后厨给先生准备晚饭。”咸宁公主轻声说道,目送贾珩离去。

待书房空荡荡剩下一人,少女抿了抿樱唇,感受到刚刚唇齿之间的侵袭,脸颊又是滚烫如火。

贾珩来到前厅,此刻曲朗已经等候了多时,一见贾珩,连忙站将起身,道:“卑职见过都督。”

贾珩看向曲朗,道:“辛苦了,这次开封城破,曲镇抚当为首功。”

“分内职责,不敢居功,都督过誉了。”曲朗连道不敢。

贾珩沉吟片刻,问道:“听刘积贤说,你找到了白莲逆党的线索。”

提及此事,曲朗面色一肃,沉声道:“都督,据高岳身旁的亲兵交代,先前城中白莲逆党勾结贼寇,为其提供我方在京中的情报。”

贾珩皱了皱眉,思量着其中的利害,问道:“白莲逆党在京中眼线众多,并不奇怪,你可曾摸索到线索。”

曲朗面色凝重,沉声道:“据卑职所知,白莲逆党在开封、洛阳这等府城都有分舵,遍布眼线,哪怕是如今的开封府城都有眼线,卑职今天主要就忙着抓捕逆党,抓了十几个。”

贾珩闻言,目光深凝,问道:“可有讯问,有没有说出什么情况?”

“并无核心之徒,不过可以得知,白莲教对发生在中原的叛乱十分关注,并为高岳积极奔走,提供情报,从那些逆贼口中得知,白莲圣女就在神京活动。”曲朗低声说道。

“白莲圣女?”贾珩眉头紧皱,喃喃重复了一句,不知为何,忽而想起去年忠顺王遇刺的那个斗笠刺客,似乎是女人来着。

曲朗沉声道:“大人,白莲教在鲁地,那里才是他们的老巢,卑职已派了锦衣探事隐藏身份,顺藤摸瓜,探探白莲教的底细。”

贾珩点了点头,赞道:“做的好。”

说着,转头看向一旁的刘积贤,问道:“给山东提督陆琪的军报送过去了?”

刘积贤道:“回都督,吃了午饭后,就吩咐快马向曹州而去,只要遇上了陆琪的人马,想要知会陆琪就快了。”

“山东贼寇也为数不少,待河南稍作休整,京营就要派骑军,至鲁省对盘踞在山林中的大小贼寇进行清剿。”贾珩沉声道。

其实,眼下也不过是治标,只要苛政一日不缓,贼寇也就一日不绝。

念及此处,又吩咐道:“着快马向汝宁府探知,待那边儿事定后,步卒分镇几府,令诸骑将至开封府,商议重建河南都司卫所,并对诸省进行清剿。”

这几天,不管是雎阳的单鸣,还是汝宁府的谢再义,抑或是黄河北岸怀庆的康绍威,都在清剿河南的贼寇。

至于重建河南都司卫所,经过先前一战,河南都司全灭,事后他要留下一位参将,举荐其为河南都指挥使,重建地方兵马。

刘积贤应着。

“另,让洛阳城的戚建辉加快行军之速,以便调拨步卒分守重地,骑军最近要南下湖广,清剿贼寇,以求除恶务尽。”贾珩沉声说道。

在崇平帝的命令中,他还都督这几省军事,对剿寇事宜可先斩后奏,便宜行事。

见贾珩再无所命,刘积贤抱拳领命,忙碌去了。

……

……

而在宁国府正接受来自甄家姐妹的庆贺时,在荣国府后院,一个荆钗布裙的女子,自后宅离了荣国府,先回到宁荣街的一座院落,隐匿一番,在午后向着城西而去。

在城西一处万姓商贾购买的园林深深的庄园中,西南角幽篁竹林笼罩着的书房中。

深目高颧,长着鹰钩鼻的青年面色阴沉,目光明晦不定,愤愤说道:“河南之乱顷刻而定,这个贾子玉,实在可恨!”

“公子,小姐过来了。”就在这时,一个老仆进屋低声说道。

青年敛了敛脸上怒色,低沉道:“让她进来。”

不多时,着一身藏青色长裙,身形苗条的女子,清丽如雪的玉容不施粉黛,冷意幽闪的眸子,锐利如剑,看向对面的青年,一言不发。

“你倒还知道回来。”青年冷声道。

女子秀立的眉颦了颦,没有应着,而是坐在不远处一张梨花木椅子上。

青年脸色阴沉,地城道:“你知道不知道?河南那边儿全完了。”

“高岳等人起事仓促,不待天时,有此败不足为奇。”女子冷声说道。

“好一个不足为奇!”青年压了压心头的烦躁,冷声道:“你在贾家,为何不言京营早有准备?”

“不方便,贾家周围都有锦衣,我现在出来见你都是冒着风险。”女子面色澹漠,沉吟了下,皱眉道:“再说,上次已给你传了讯息,叙说京营骑卒有备战迹象,也未见你放在心上。”

“你……”青年面色阴郁了下,一时间哑口无言。

想了想,冷声道:“你在贾家浪费时间,可查出了什么?”

“已有一些眉目,可以确信,贾家就与当年之事有关。”女子面色冰寒,若留心观察,可听到平静声音中却有几分波动。

“不要查这些了,等那贾珩回来,你寻机会杀了他,此人为那位手下重臣,如此轻易就扫灭高岳等人,我等欲成大事,此人断不可留!”鹰钩鼻的青年冷声说道。

女子面色澹澹,说道:“不行,现在贾家的不及十八的年轻男丁都动不得。”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你不会以为贾珩是吧?”青年童孔微缩,冷声说道:“年龄对不上!”

“年龄?谁知有没有假,错上一两岁,你能知道?”女子澹澹说道。

她心头有着几个怀疑人选,既然当初是送到了养生堂,那么有可能是秦家的那一对儿姐弟,也有可能是贾珩进行了调包,也有可能是族中的某个不起眼的庶子,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反正与贾家脱不了干系。

否则,通灵宝玉上的字迹,为何会是那八个字「莫失莫忘,仙寿恒昌」?

这就是有人在故布疑阵的同时,又留下了一丝线索,以供她这样为数不多的知情人调查真相。

青年恼怒说道:“谁知生的是男是女,万一当初生的是女婴,你现在就是白忙活。”

“总要试试。”女子冷声说道。

青年冷声说道:“那贾珩怎么办,京营如今战力已成,我等以后还怎么起事?”

“如果他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如今掌着京营,难道不是一桩好事儿?我等或许不用背叛身上的皇室血脉,就能报仇雪恨,洗刷污名。”青年女子轻冷声说道。

“绝不可能!”青年说道。

不说不是的问题,就是贾珩哪怕真是太子遗嗣,他也不能是!

这大汉的江山是属于他的。

“总要查察一番才是,现在说这些还为时尚早。”女子面无表情说道。

青年怒不可遏道:“还查?就是因为等你查什么太孙,贻误了时机,否则中原一乱,多好的机会?”

女子剑眉之下的目光,锐利如剑,宛如看着白痴一般看着鹰钩鼻青年,冷笑道:“你不会真的以为响应河南,就大事可期吧?”

不等青年开口,冷声叙道:“高岳一伙儿,连水花儿都没溅出来一个,就被京营几万骑军剿灭,就是加上我们的人,也成不了什么事儿,无非是朝廷多费一些手脚而已,退一步说,哪怕和朝廷是两败俱伤,最终也不过将江山打烂,不知道便宜了什么人。”

青年面容怒气涌动,冷哼一声,不得不承认,有一定道理。

否则,他也不会等到现在。

“找到太孙,那时候再联络那些心向太子的旧部,才是正途。”女子冷声说道。

上一章 目 录 书签 下一章
相邻的书:超级数码宝贝召唤系统冒险在数码宝贝世界数码宝贝入侵美漫都市里的假面骑士红楼武状元红楼:开局把薛宝钗带回家非常规数码宝贝[数码宝贝]青梅竹马数码宝贝之疯狂的哈士奇木叶里的数码宝贝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