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赤侠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返回目录

434 一介匹夫

【书名: 赤侠 434 一介匹夫 作者:红烧大黑鱼】

热门推荐: 左道江湖宇宙的边缘世界欢喜债综漫:总之就是各种各样的大道清理计划五重谍王重生野性时代绑定国运:扮演酒剑仙,气哭宝儿姐

“君上!”

跟东城升福明灵王谈完话,魏昊要离开的时候,城皇喊住了魏昊,犹豫了一下,作揖施礼道,“君上,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可择时机,以待功业。”

“有劳提醒。”

还礼之后,魏昊转身离开,只是原本来时并无刀剑佩身,此刻却是腰刀背挎,气势为之一变。

看到这一幕,东城升福明灵王心神俱震,他素来是知道人间多烈士,但每每再见,都会心中惭愧。

神,聪明正直而一者也。

但东城升福明灵王敢指天发誓,他见得最多的仙神,大多聪明,罕有正直,至于“一”者,从未见过。

“王爷,府君老爷这是要作甚?”

“杀人。”

“啊?!”

京城杀人,不拘精灵鬼神凡人,杀人就有罪。

有罪就会有罚。

明知道有罚还要杀,不是恶贯满盈,就是极端疯魔。

知道“凡胎神血”之后的魏昊,只是惊诧于天地人神鬼钻空子的能耐当真是多不胜数,饶是帝颛顼“绝地天通”,也多的是绕开法则而降世的仙神。

规则,终究是死的。

魏昊没有再去安康坊,而是寻了个邻近贡院的官营驿站住下,六科三甲已经敲定,榜上有名者,都会参见明日的“闻喜宴”。

作为主考官门下省侍中李怀柔,必然是会出席的,他知道李怀柔长什么模样,这也就够了。

驿站中,有几只猫儿狗子,魏昊在房中留了一些吃食,拿来逗弄时,见一只猫儿体态匀称,双目又有灵光,便知道不简单,于是客客气气问道:“不知尊驾是何方神圣?”

那猫儿是个“斑锦彪”,一身花斑褐毛,双目跟绿宝石也似,知道魏昊看出了它的不凡,于是口吐人言:“本官忝为‘春明驿’捕贼使,特封‘斑锦彪骑都尉’。”

“原来如此,某在北阳时,亦受灵猫玄大人照顾。”

“你是魏赤侠?!”

这“斑锦彪”赶紧放下口中的肉干,起身行了一礼,“倒是不知道魏君子到了此处,失礼失礼。”

“骑都尉认识玄大人?”

“皆是受命兴旺之辈,自然是认识的。”

大约是见着旧识的朋友,格外高兴,“斑锦彪”盘着尾巴端坐,两条前腿支着,看上去笔挺飒爽,颇为威风。

“啊呀,倒是有一桩小道消息,正好可以跟魏君子说。”

“噢?”

有些讶异,这猫儿还有什么消息给他的?

“魏君子,本官听说宫中已经定下计策,准备‘闻喜宴’之后,大庭广众之下剥夺你的功名,你还是赶紧走吧。京城不是久留之地,早早离去,方得保全自身。”

“唔……这倒是在某预料之中。”

魏昊倒也没有懊丧,还笑着对“斑锦彪”道,“某早有计较,倒是无所谓功名被夺,此番来京城,也已经了了一场缘分。明日之后,某便是某,同夏室再无干系。”

“……”

闻言瞬间愕然,“斑锦彪”犹豫了一下,问道,“明日之后,魏君子当如何?”

“返回北阳,反了这夏室。”

“……”

一刹那,“斑锦彪”的毛都炸了起来,吓得瑟瑟发抖,但一想到自己只是一只平平无奇的狸奴,魏君子就算要造反,也没有说拿狸奴祭天的。

怎地也是鳞甲龙种之类才差不多。

然后“斑锦彪”就想起了被斩的“济水龙神”,这东西祭天,比什么都强啊。

潜在的反贼……不,现时的反贼,居然不赶紧跑路,还敢在京城参加“闻喜宴”,这胆色……了得。

“魏君子,相逢便是缘,若有用得着的地方,本官定会帮忙。”

“这是为何?骑都尉乃是夏室之官,某乃夏室之贼寇,岂非坏了骑都尉声名官运?”

“本官是夏室之官不假,但这官职,乃是传承有序,千年万载如此,有没有夏室,本官都是捕贼使,只不过未必是‘斑锦彪骑都尉’罢了。”

“受教。”

原来如此……

想必跟那些狗国一样,都是天命加身的,听的民心民意,不全是跟着朝廷教化走。

冥冥之中的规则,死板是死板了一些,但愿景倒是不错。

“魏君子,狗有狗道,莫要小瞧了我等,兴许要紧时候,真能给予方便。”

“骑都尉哪里得话,某能有一身本领,跟我家客卿汪君可是有莫大的关系,它原本只是书院小犬,我也不过是闲散农家子,何来小瞧的说法。”

“本官并无讥诮之意,只是提醒魏君子,都畿之地广大,总有出路的。”

此言意味深长,“斑锦彪”说罢,用猫猫头蹭了一下魏昊的小腿肚,然后绕了个圈,叼着肉干竖着尾巴走了。

待“斑锦彪”离开之后,魏昊若有所思,他猜测,这灵猫想必有些神通,预感到了什么。

不过,对方并无恶意,确有相助之心。

“明日,便做个了断。”

卡。

剑衣刀榼,再度出现,魏昊感知着国运、官威的加持,而后将它们统统舍去,顷刻间,就像是担山而行,那种不适感,让他找到了久违的压力。

好似在龙墓行走,每一步,每一口呼吸,都需要自己竭尽全力、堵上一切。

王朝末年,那终究也是王朝。

于个人而言,它终究是个庞然大物,是个复杂而又强力的组织。

能够对抗组织的,终究只有组织。

魏昊感受着这种压力,如是冥想入定,神识中分裂出无数个自己,精神意识肉身,遭受着多重磨砺。

一夜歌舞升平,次日骄阳升起之时,“闻喜宴”的流程开始,六科贡士唱名入宫,身着红袍,头戴繁花,游街那是下午的事情。

数百贡士之中,魏昊极为抢眼,他身形硕大,站在那里,前后同年都有一种莫名的压力。

背后的明算科榜眼抬头看他,便好似在看一堵墙。

六科状元并行,入了大元宫之后,便是按照内侍引路,纷纷入座。

随着一番操作流程,与会重臣入内,新科贡士们起身行礼,然后再入座。

再等皇帝前来,再起身行礼,最后再入座。

不过,诸省部正堂主官之中,主考官侍中李怀柔,却是多看了一眼魏昊,他想到了李墨的话,但见魏昊正襟危坐,心中不由得轻笑。

无稽之谈。

整个大元宫内外,大戟士就有上百,都是披坚执锐的勐士,魏昊真要是暴起,会被彻底压制。

再者,他又没有兵器,赤手空拳能做什么?

不过,想是这么想,李怀柔摸了摸怀中之物,心中这才彻底放心。

而魏昊此刻,却是气息绵长温和,仿佛是个木讷之人。

高座上的小皇帝离得远,但也是第一次看到真正的魏昊,此刻见魏昊跟满朝臣子一样在下面一动不动,他顿时高兴极了,小声地对赫连无咎说道:“伴伴,他在梦里那么凶,现在也是乖乖的哩。”

“陛下乃是一国之主,臣子哪敢真的冒犯啊?”

赫连无咎话音刚落,原本有些热闹气氛的大殿之中,一个声音响起。

“李相公,魏某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

嘈杂声戛然而止,因为魏昊起身之后,直接转向李怀柔,躬身抱拳。

“老夫并非明算科出身,怕是回答不了你的问题啊。”

李怀柔抚须笑道。

他慈眉善目,看上去很是儒雅,论谁见了,都道一声俊逸非常,气韵不俗。

众人听闻,便有新科贡士起身笑道:“魏状元,李相公曾经‘连中三元’,但他是进士科的,魏状元想要提问,当问民部中堂才是。”

魏昊没有理会那个新科贡士,而是目光平静地看着李怀柔:“第一个问题,‘凤诞镖’是李相公经办的吗?”

“第二个问题,‘化龙纲’主使,可是李相公本人?”

“第三个问题,李相公下辈子想投胎成什么?”

三个问题,每个问题都让人一头雾水,但又每个问题让人毛骨悚然。

魏昊每问一个问题,都会向前走一步。

三步之后,离诸位相公的桉几,不过五步之遥。

五步,匹夫一怒,血溅当场!

嗡!

卡。

剑衣刀榼陡然出现!

“‘金宝楼’的孽债,今日,是你李怀柔血债血偿的时候——”

刹那,骄阳被乌云遮掩,大元宫外下起了蒙蒙细雨,一道闪电,一声惊雷,李怀柔瞬间从怀中甩出一支竹简,其上文字在魏昊斩出的瞬间,挡住了饱含“烈士气焰”的一刀。

“有刺客——”

“魏昊敢尔——”

“保护陛下——”

整个大元宫瞬间炸裂,那种惊慌失措,那种不可思议,数百新科贡士感觉自己的人生观都在崩塌。

而在明书科之列的唐淞晨,却是又惊又喜。

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他本不该有这样的情绪,但他真的此时此刻捏紧了拳头,为之窃喜。

“魏昊!

你这是自取灭亡——”

李怀柔的那支竹简当下魏昊的刀罡之后,整个人气势都变了,一击不中,李怀柔竟是起身后撤,神色澹然。

一切,似乎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然而下一刻,魏昊却是狞笑起来:“嗬嗬嗬嗬嗬嗬,哈哈哈哈哈哈……封神地书,原来是这个,李怀柔,你身为皋陶氏之后,却暗藏封神地书,你不简单,很不简单,到了阴曹地府,某自会拷问你一切。下辈子,别做人了,你不配。”

诸多寻常贡士听不懂魏昊在说什么,但是只要家世深厚之辈,立即神色大变。

同时,大元宫中两侧“十仙奴”也是双目圆睁,都能猜到省部中堂官不简单,但门下省侍中李怀柔,真是太过不简单!

不愧是“李百神”!

“保护陛下!

“保护李相公——”

“大戟士快快擒下此獠——”

宫中大乱,小皇帝身前多了侍卫、太监,而还没有进入大元宫的太后,半道上就察觉到了不妙,紧接着就是喊杀声。

这种异变,让太后很是紧张,连忙喝道:“快去打探!”

“是,娘娘!”

宫女连忙快跑打探,而此刻,魏昊再次蓄力,无视封神地书的神异,一步一刀,斩破神异!

“李怀柔——”

一跃而起,双手持刀,当空一斩!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没有撤退可言!

那一个刹那,在场数百贡士,不论状元榜眼还是探花,都为之震撼,不是因为恐惧,只是因为震撼本身,那种带动的不可名状激动。

“你敢杀我——”

李怀柔周身竟有诸多符文出现,一道道神韵突然显现,那是人间重臣特有的功德霞光,李怀柔立下的过往功绩,可以让他鬼神辟易,一切神异之力,不可于此戕害。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他自信,且有十足的把握。

有功于社稷之辈,阎君来了又何妨?

宵小而已,不足挂齿。

然而,魏昊这看似神异的一刀,却平平无奇,直接穿透神韵,当场贯穿李怀柔脖颈。

“嗬、嗬、嗬……”

“不、不、不可……”

李怀柔突然双目惊异,显然,他感到了不可思议。

就算是“烈士气焰”,也不能于此伤他分毫。

“杀尔者,非地府府君也。”

魏昊双手勐力一搅,直接搅碎李怀柔的脖颈,献血喷射而出,人头顷刻落地。

“杀人者!五峰魏昊是也——”

一声咆孝,魏昊瞬间遁走,眼见着十几根大戟戳来,直接硬接,旋即横扫千军,狂奔宫外。

几步之内,大戟士手中兵器尽数震断,魏昊无视甲士涌来,宛若勐虎直扑宫门。

“关闭宫门——”

有人大喊,同时大元宫外面场地之上,四面八方数百大戟士已经冲了过来。

大殿之上,李怀柔死得不能再死,一切来得都那么突然。

他到死的时候才知道,魏昊杀他,并没有使用“烈士气焰”,只是一个普通刀客,于刹那之间,行匹夫之勇。

喀察!

一声惊雷,宫外开始下起了滂泼大雨,雨中,刀客持刀,目光冷冽,看着逐渐围上来的宫中卫戍,非但没有畏惧,反而大声吼道:“来吧!五峰魏昊在此,前来取我性命吧——”

喀察!

又是一刀惊雷,闪电照耀了天空,也照亮了被雨水打湿的刀客脸庞。

上一章 目 录 书签 下一章
相邻的书:重生之香江大枭雄重生香江之最强大亨香江新豪门我有一个魔神模拟器重生之红色纨绔大虞执刑官,开局拷问妖女未婚妻虫族OL:这游戏有亿点肝这游戏也太真实了一念永恒三国:社恐型谋主,曹操人麻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