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大明小学生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返回目录

第八百七十四章 各有所求

【书名: 大明小学生 第八百七十四章 各有所求 作者:随轻风去】

热门推荐: 大道清理计划综漫:总之就是各种各样的左道江湖宇宙的边缘世界绑定国运:扮演酒剑仙,气哭宝儿姐欢喜债重生野性时代五重谍王

以徐惟学的为人处世经验,当然能看得出来,严世蕃所说的确实是有道理的。

织造太监虽然算不上多么有权势,但在地方上也是个超然身份,想凭几封信就说服,显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如果想与织造太监搭上线,还真只有让严世蕃这位阁老儿子亲自去拜访,才有成功的可能。

严世蕃用最诚恳的语气说:“徐头领你想想,我严世蕃又能有什么坏心思?

我还想着与你紧密合作,共创大业,又何必要从你这里逃走?我就算逃走,也是落到秦德威手里啊,还不如在徐头领这里安稳!

再说秦德威给我下达的任务是,去双屿岛打探佛郎机人的造船法式。这个任务还要有求于徐头领帮忙,我又怎么会逃走?”

徐惟学最担心的还是,假如放严世蕃这个“人质”去了杭州,白白让严世蕃找到机会跑掉,那就得不偿失。

这就让徐惟学左右为难了,他实在拿不定主意,转头又对徐郑氏说:“夫人你看如何?”

徐郑氏算是旁观者清,很冷静的答道:“不妨试试看,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让严大爷跑了,其他也没有什么多余损失了。

但如果事情成了,就能搭上织造太监,又能打通市舶司渠道!我看这样的收获,也值得去赌一次了。”

徐惟学终于下定了决心,“既然如此,那就有劳严大爷前往杭州了!而且我要亲自跟着去,亲自看着严大爷!”

严世蕃这下倒是对徐头领有点刮目相看了,你一个刚作奸犯科过的海贼,竟然还有魄力去杭州城?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徐惟学也有自己的道理:“我就是一个行商之人,别人又怎么知道我是谁?至于那秦中堂,只怕也没有捉拿我的意思!

如果秦中堂真想追捕我,早就发下文书,沿海岸悬赏追捕我了!

而且严大爷也说过,我和王大头领都是对秦中堂是有用之人,不至于有性命之忧。若被锁拿,大不了就摇尾乞怜,做一次爪牙!”

随后严世蕃就被带下去看管,徐惟学和徐郑氏单独相处时,听到徐郑氏担忧的问道:“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你又何必将自己置身于险地?”

徐头领便对徐郑氏答道:“我在大头领这里,别人也尊称一声头领,直属船伙数百人,地位已经到了极限。

今后就应该想法子独立了,除此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否则迟早要与大头领火并。

但若想独立,必须要让内外因都成熟。

严大爷就是一块敲门砖,若真能获得一些自己独有的渠道,和官面人物建立关联,成为支持我独立的外因,冒险去杭州也是值得的。

如果我真遇到了什么不测,你可以去投靠我侄子徐海,让他来赡养你。”

徐郑氏暗叹口气,徐惟学对自己确实是真心实意,这样掏心窝子的话都明白说了。

如果那禽兽不如的秦德威也能这样对待自己,该有多么完美?

事不宜迟,次日徐惟学就押着严世蕃,上岸换内河船,向杭州城进发了。

宁波这里虽然山多田少,但也水网密布,有内河道直通杭州城并连接大运河。

宁波与杭州之间的河道堪称舟楫如云,往来船只络绎不绝,也是天下有数的繁忙河道。

所以宁波能成为海(走)贸(私)重灾区,不但是因为港湾条件好,还因为有发达的河运系统,能连接苏杭这样的大都市为腹地。

所以徐惟学扮作行商,在路上一点都不起眼,商人实在太多了。

虽然按照严世蕃的建议去做了,但徐头领对严世蕃的看管越发严厉,真当人质看待了。

其实徐头领不太担心严世蕃会强行逃跑,就严世蕃这眼神、这身躯、这腿脚,强行逃跑难度实在有点大。

就是万一真有什么官军过来围剿,那严世蕃这人质就能起到点作用了。

到了杭州后,徐头领没先进城,反而在城外西南方的虎跑寺投宿,大概对这种灰色人士来说,住在城外更有安全感。

又过一日,徐惟学带着若干手下,并押着严世蕃,从涌金门入城,还带了一盒珍珠作为礼物。

杭州织造局就在涌金门里不远,按照交际礼数,今天就是先去向织造太监投拜帖和呈进书信的。

刚过涌金门,还没走两个街口,徐惟学就望见在前面一处巷口附近,挤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简单目测至少数百人之多。

先前打听过道路的一名手下回头对徐头领说:“前面应当就是织造局,不知为何聚集了如此多人。”

原因并不难打听,至少好几百人堵在织造局门外,看热闹的人又不知有几多,消息很容易传开。

随便打听后就知道,织造局向匠户加征五千匹丝绸,这是一个非常不小的数字,几乎就相当于二百张织机一年的产量。

领织匠户难以承受这种横征暴敛,所以愤怒的聚集在这里,又是抗议又是闹事。

严世蕃闻言大喜道:“我所料果然不错,织造局如此急忙加征丝绸,肯定就是为了能赶上下半年的出海!

同时也说明我们来的正是时候,在最需要的时候促成与织造局的合作!”

徐惟学往来于海上,没见过这种似乎要大规模动乱的阵仗,皱着眉头说:“如此多人聚众生乱,还能征的出来?”

严世蕃信心十足的说:“你要相信官府的力量,镇压一场民变还是能做到的!”

两人被堵在了外围,想拜访织造太监也也走过不去,更何况在众目睽睽之下去拜访织造太监,腾容易传出谣言。

只能一边说着话,一边观望着形势。

没过多久,钱塘县的李知县就坐着轿子,匆匆忙忙的赶到了现场。

可是没说上几句话,陷入人群里的官轿忽然就被掀翻了。

灰头土脸的李知县在衙役的保护下,狼狈不堪的先从现场逃走了。

徐头领忍不住质疑说:“官府能力就这样?”

严世蕃替钱塘县辩解说:“只是先施展怀柔手段而已,还没有正式镇压。

再说闹事的匠户中,或许还有军匠,隶属于军籍,情急之下自然不用给钱塘县面子。”

忽然从对面街口又出现了一行队伍,护卫警备比知县还森严。而在队伍最中间,还有四个人抬着一顶凉轿。

特殊就特殊在凉轿上了,只见凉轿轿体并不是寻常的样式,而是一个类似于躺椅的座位。

此时正有一人,仰面斜躺在凉轿中,双目紧闭,额头上还压着一块布,更像是一个病人。

虽然看不清凉轿中的病人是谁,但从前面导引的高脚牌上的字就能确定出,这位病人正是右都御史、兵部尚书兼闽浙总督、浙江巡抚秦中堂。

“秦德威!”严世蕃认出了那病人身份,惊讶失声道。

听得到这三个字,徐惟学拼命伸长了脖子向前看,企图看清楚秦中堂什么模样。

就是距离稍远,场面又有点混乱,徐头领还是看不清。

“秦中堂为何出现在这里?”徐头领收回了视线,对严世蕃问道。

严世蕃冷笑道:“你接下来看就知道了。”

数名官兵将秦中堂从凉轿里扶了出来,这时候众人才看清了秦中堂脸色,病恹恹的苍白毫无血色。

而且秦中堂此时站立不稳,全靠亲兵扶着才能勉强站着了。

面对眼看就要生乱的工匠,秦中堂正要说话,却又先剧烈咳嗽了几声。

一直很有耐心的等到咳嗽结束,秦中堂才喘着气,很艰难的张嘴对众人说:

“听说尔等在此聚集,妨碍织造局出入,本官便抱病前来化解!

如今杭州城里,唯有本官品秩最高!如果连本官都无法为尔等寻来公正,那本官还不如回家卖鱼去!”

上一章 目 录 书签 下一章
相邻的书:宇宙职业选手我举报了诸天万界镇妖博物馆超级透视系统终宋随身拥有武道世界大乾憨婿大乾第一侯男主们为什么都用这种眼神看我[娱乐圈]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