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 > 男频 > 大明元辅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目录

第284章 总百揆(圩六)料亦如此

【书名: 大明元辅 第284章 总百揆(圩六)料亦如此 作者:云无风】

热门推荐: 绑定国运:扮演酒剑仙,气哭宝儿姐重生野性时代大道清理计划左道江湖五重谍王综漫:总之就是各种各样的宇宙的边缘世界欢喜债

万历二十八年,即庆长五年,日本。

民间的传言已然纷纷扰扰,德川家康却对一切杂音充耳不闻,只是有条不紊地准备讨伐上杉。家康近期的一系列举动颇不符合他以往的沉稳,显得有些蛮横无理。

增田、长束、中村、生驹、堀尾五人联名进谏,他完全置之不理,甚至连加藤、细川、福岛、黑田等人派来的使者,也都被他冷着脸挡了回去。

当时,加藤清正等太阁旧将皆言:“此战无须左府亲自出马,即使果要征讨上杉,也只需命令我等前去即可。以我等之所见,此事定是治部及其同伙故意以景胜为诱饵,欲对左府行那调虎离山之计,然后趁虚而入,施展阴谋,谋图大坂、京都等天下要地……还请左府三思。”

然而这一次,家康空前执着,面色沉肃地答道:“多谢诸位忠告。诸位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此次还请诸位一定成全家康。况且,此战家康决议亲往,并非顾惜往日虚名,而是从朝廷权威考虑。

若今日家康不曾亲往,照此下去,朝廷权威便会遭到严重漠视。诸位可以回想一二,当年岛津和北条拒绝进京,太阁是不是也曾讨伐?不能因为如今少君年幼就可动辄藐视,这次我非得给他们些颜色瞧瞧,治他们不敬之罪!”

原本世人都认为,家康此次如此执着,完全是因为上杉氏直江山城守兼续那封傲慢无礼的回函。毕竟家康自己也时常愤满不已:“我活了近六十年,还从未看到过如此傲慢无礼的书函!”

然而这一次家康在众将面前表露心意,却把朝廷威严放在首位。事实上,这也的确是一条无法反驳的理由——作为如今毫无疑问的首席顾命大臣,家康说要效法太阁,谁又能说他的不是呢?

家康把进攻会津的日子定于七月中旬,但在六月初二便于大坂城内首次召诸将议事。当然,在此期间,他并未忘记派人仔细调查诸大名动静。

哪些是盟友,哪些必须争取,哪些可以允许其作壁上观……这次作战都是极佳的验证机会。因此,六月初二的会议,也是想把大坂诸将都召集到一起,以确认他们的心志。

列席者除了秀赖的十多名亲信,前田、增田、长束、大谷等奉行外,还有浅野幸长、蜂须贺丰雄、黑田长政、堀尾吉晴之子忠氏、池田辉政、细川忠兴、有马则赖、山内一丰、织田有乐、堀直政,另外还有家康诸多亲信。一时间将星云集,挤满了整个西苑大厅。

人才济济的确不假,但相应的还有另一方面,即厅内人员混杂,与会者定是各怀心思。

然而会议才一开始,家康就抢先宣布道:“关于此次讨伐上杉,进攻会津的各路部署都已决定下来,我先宣布。”他此刻的神情异常严肃,有别于平时。

这已称不上是议事了,似乎更适合称之为下令。但满堂众人立刻安静下来,明明天气十分炎热,却无一人敢于摇扇。

“白川口由家康与犬子秀忠负责,仙道口由左竹义宣负责,信夫口由尹达政宗负责,米泽口由最上义光负责,津川口由前田利长与堀秀治负责……”

言毕,众人不禁面面相觑。这也难怪,人人都认为乃是三成同盟的左竹家和最上家,竟然也在此战之中被委以重任。

各位大名都将被分别派到讨伐会津的五个重要据点,可若家康出兵,三成自会与上杉联手起兵,这种情况不难想象。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家康却把左竹义宣和最上义光任为大将,这究竟是何心思?

家康似对众人的疑惑毫不理会,径直说了下去:“此次从大坂出发之日,定于本月中旬。途经江户,到进攻会津时,应已是七月下旬。故诸位要早早返回本领,准备出征。”

家康的语气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犹豫:“当然,少君近臣必须留在大坂,以保政务通达。另,为了辅左少君,还要留下两三名奉行处理公务,诸位认为谁留下为宜?”

有事要先询问臣属、下级,这才像在议事呀。开战已成定局,让谁留下来辅政,就等于把决定此次战事的钥匙交给了谁。无论在会津取得多大胜利,留守之人若把这座城拱手送给三成,家康便很难再返回大坂。这样一来,胜也是败。

众人的视线刷地投到奉行们身上,几位奉行额上一时冷汗涔涔。增田、长束、前田、大谷等奉行与三成的关系都较与家康亲密,众人皆知此事实。因此,四位奉行顿时颇为紧张。

增田长盛和长束正家目前都与三成保持着密切联系,而前田玄以及大谷吉继,虽难以确定其对三成有无异心,但至少也绝非家康心腹。这几人当中,无论谁被留下来,似乎都会埋下隐患。

众人都以为,家康这是口是心非,实际上想留别人。只是他碍于情面不便提出来,希望别人替他说。

众人在紧张而沉闷的炎热中静默着,这时家康又开口了:“诸位若是没有异议,那我就点将了。”他若无其事扫视了一圈。

“两个人好像不够,留下三位吧。”

增田长盛使劲咽了一口唾沫,悄悄扫了周围一眼。只见长束正家全身僵硬,几乎不敢正视家康。

“首先请前田法印留下来,你担任文职更合适,就不必劳动前往会津了。”

“是。”

“最好还有熟悉政务之人,增田右卫门、长束大藏,你二人的能力天下皆知,也留下吧。就你们三人留在大坂辅左少君,至于大谷刑部,你与我一起出征。”

听了家康的决定,众人不禁目瞪口呆。座中开始骚动,因为家康的每一句话都令他们无比意外。

把明显是三成一伙的三奉行留在大坂?难道家康完全解除了对三成的戒心?似乎不太可能。那么这是故意给他们制造机会,以期引蛇出洞?

若说原因是前者,倒非完全没有依据。无论如何,七将追杀三成时,家康曾救了他一命,把他平安护送回左和山城。因此,与七将关系亲密之人无不怀疑:难道那时左府就与三成有了秘密约定?可既然是密约,左府如何确保三成会遵守约定呢?

或是正好相反,家康故意把三奉行留在大坂,给三成起兵之机?那些内心摇摆不定、企图见风使舵的诸将,无不充满疑惑。

如果这是真的,那就说明家康从一开始就自信满满,压根儿没把三成放在眼里。他打算先不慌不忙灭掉上杉,然后在江户稍加整顿,最后回师大坂平叛……

果真如此,丰臣氏恐怕就成了风前灯、瓦上霜。

毕竟三成一旦提兵进了大坂城,必会与三奉行一起挟秀赖以令诸侯,宣布家康为逆贼。而如此一来,家康就可无所顾忌地讨伐丰臣秀赖了。若这一切成真,天下可真要大乱了……尽管许多人都在这么想,但无人敢当场提出来。

“关西诸将随我与秀忠的主力,奥羽诸将随米泽的最上义光,至于负责津川口的前田利长和堀秀治处,让村上义明和沟口秀胜同去。”

家康的口吻又从澹然转为不容置疑:“此次战事,目的是继承太阁遗志,安定天下,征伐那些居心叵测之人。这一仗将决定天下大势,故家康已向朝廷详细汇报过了。

照朝廷密令,本月初八将派权大纳言劝修寺晴丰卿为钦差位临大坂,犒慰出征将士。我想在迎接完钦差之后与少君告别,然后立即出征。

到时,少君会正式下令,要前田、增田、长束三位奉行留下来辅政。辅左少君的重任就交给三位奉行了,想必诸位没有异议吧?”

众人一愣,无人立即作答。

“既然诸位没有异议,那就先定下来。至于详情,家康会再次与各位商议。好,今日就到此……”

家康话犹未完,座上响起一个声音,乃是为这次战事引路的堀监物直政。

看来直政真把这次会议当成是在议事了,他向前挪了挪,道:“大人,在下有话想说。”

家康沉下脸,道:“直政,你还有何不放心之处?”

被家康一激,堀直政越发康慨激昂起来:“既然决定出兵,战前议事就绝不允许有丝毫疏漏。”

“你说说,到底哪里让你不放心?”

“不用说大人也知道,奥羽地区地势险峻。”

“自然,否则为何让你负责引路?”

“不错,正因为在下负责引路,才想多说几句。白川与会津之间有一地被称为‘马背岭’,其地势险要,天下无匹。彼处山路如同马背般狭隘,只能容一人通过。故,务请大人三思,以避免前锋出现差池。”堀直政昂首挺胸,滔滔不绝,愚直的性情显露无遗。

“够了!”家康大喝一声,震得屋顶嗡嗡作响:“出差池?能出什么差池?地势凶险算得什么,敌人刺我一枪,我便还他一枪。唐人有言:国之固,在德不在险。战事胜负取决于大义在谁,取决于兵马强弱,而不在地势如何。

既然你说凶险,我德川家康便亲自打前锋给你看。自任冈崎城主以来,我家康身经百战,以少打多或聚众合战不说,夜袭、伏击、偷袭、前锋、断后,我哪一样不曾经历过?正因如此,我才掌握了关东八州。这足以证明我谋略超群、武艺高强、用兵有术。”

“是。”遭到家康突如其来的一顿怒喝,直政的确全无预料,惊吓之余忙伏在地上。

“景胜那厮只会龟缩在小小城池,断不敢前来迎击我大军。我军天下第一,粮秣保障毫无阻碍。本来讨伐景胜,只需我一人足矣,但为了彰显大义,这才派遣大军同往。你休要耍小聪明,说些无用的话!”

看到直政规规矩矩伏在地上不敢出声,家康又满脸怒气向其他人道:“你们还有无不放心之处?”

看到家康如此震怒,众人自不敢再说什么。所有事,家康都已一人决定了,他决不允许别人再有异议。

“看来,诸位都领会了。”片桐且元忙打圆场道:“大内和少君都派人前来慰问,使者说,既然连左府都为此亲征,则无论是出征者还是留守者,都当好生效忠朝廷。”

家康瞥了一眼片桐且元,再次瞪着眼睛,扫了在座之人一圈。

既然家康已发话,出征人数等事,各人回去之后再作商议,在场众人只得一致点头同意,无一人再轻率开口,以免招致不必要的怀疑。

只有一个人依然端坐不动。此人脸上裹满白布,家康无法看出他的喜怒。他便是大谷刑部少辅吉继。他因患了麻风,把脸包了个严严实实。

家康拿眼瞥了他一下,起身离席而去。

从前秀吉召集诸将,会后定会大摆宴席。那些在会议上遭他严厉斥责的人,到了酒宴上,他会拍肩带笑安慰,这是秀吉之习性。但家康却与秀吉大大不同,他既不会轻易斥责旁人,也不会在斥责之后再去安慰。

“真是小气,连杯水酒都不舍得给。”尽管秀赖身边的七人窃窃私语,但对于有心人,家康的怒喝已深深印到他们脑海中。

秀吉临终前,家康就曾在伏见城怒喝过众人一次:“你们要想吵架,就只管吵。但所有吵架之人,今晚一个也别想从这座城出去。谁也逃不掉严厉的惩处!”

那次,家康让人紧闭城门,一顿怒喝,让所有在场之人都吓破了胆。今日这顿怒喝也决不亚于那次。

景胜自诩身价一百二十万石,拥有谦信以来天下第一的强兵。连如此兵强马壮的上杉景胜,家康都不屑地骂其为“景胜那厮”,无怪乎其他武将都被吓得胆战心惊。对于众人的反应,家康似早就预料到了。

家康起身离席,众将也随之起身,各怀心思战战兢兢出门而去。可以想见这之后,各个府邸之间,使者们是如何往来穿梭。

至于隐藏在这一切之后的京华,操作着双方战事的高务实,又对此持怎样的心思呢?旁人不知道,家康也只能猜测:或许,他对日本再生内乱应该是满意的吧?

至于这次大战的结果,家康并不过于担心。他知道,高务实要的只是日本内耗,却并不会眼看着自己失败——若是自己失败了,他又如何让身为“外人”的高演继承那尚为到手的征夷大将军之位呢?

上位者不关心对错,只关心利弊。我家康是如此,料那“高关白”亦是如此。

----------

感谢书友“曹面子”的打赏支持,谢谢!

感谢书友“云覆月雨”的月票支持,谢谢!

PS:想了想,还是一边写完再写另一边好了。

上一章 目 录 书签 下一章
相邻的书: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就这样出名了好莱坞传奇导演在假面骑士当工具人的日子大唐再起我的同学是叶天帝最强玄宗系统某美漫的医生玄门妖王拿着手机去诸天